作者 I 谢文倩刘双  这只罕见的“巨无霸”大基金,来了。  
获悉,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家大基金二期”)已于2019年10月22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041.5亿元,超出此前市场预期,两倍于一期的注册资本。  背后股东阵容盛大。据(ID:pedaily2012)梳理,国家大基金二期的出资人包括财政部、国开金融有限公司、中国烟草总公司、重庆战略性新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武汉光谷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江苏疌泉集成电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紫光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二期共涉及股东27位,均为企业法人类型。  芯片投资即将迎来黄金时代?集成电路,也常被直接称作“芯片”,一直以来,芯片产业被誉为嵌在王冠的明珠,是制造业的金字塔尖,也是VC/PE们密切关注的领域,尤其在去年的“中兴事件”之后,中国芯片行业的问题再度被拎到台面上。  如今,规模超2000亿的国家大基金二期出炉,不但在半导体圈内引发轰动,也震撼了关注半导体产业的VC/PE投资人。  2000亿大基金二期尘埃落定  背后最全LP图谱:创投市场的大金主  相对来说,国家大基金二期资金结构较为丰富。央企资金,地方政府背景资金和民营资金等悉数亮相。  企查查数据显示,国家大基金二期共有27位股东,均为企业法人。其中,不乏国内三大运营商的身影,三家合计认缴125亿元。中国移动旗下中移资本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认缴100亿元、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认缴15亿元、联通旗下联通资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认缴10亿元。  从股权上看,国家大基金二期持股5%以上的股东有8位。财政部是第一大股东,出资225亿元占股11.02%,其余几家分别为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10.78%)、浙江富浙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有限公司(7.35%)、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7.35%)、中国烟草总公司(7.35%)、重庆战略性新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7.35%)、成都天府国集投资有限公司(7.35%)和武汉光谷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7.35%)。  根据企查查,
梳理了国家大基金二期背后股东及出资情况,如下:  国家大基金二期背后LP个个来头不小。其中,国开金融是国开行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投资和投资管理业务,注册资本约606亿元人民币,是中国注册资本额最大的人民币综合投资机构。官网显示,截至2017年末,国开金融总资产1362亿元,管理资产近2800亿元,累计投资约580个项目,累计对外投资约2680亿元。  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广州基金”)则是广州市委、市政府为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放大财政资金引导效应、带动社会投资、强化区域金融中心地位而专门成立的产业投融资平台。截至2018年底,签约基金规模3200亿元,管理规模1390亿元。  而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亦庄国投”),是一家以服务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为使命的国有投资公司。截至2019年9月,公司资产总额超577亿元,所有者权益总额超442亿元。亦庄国投重点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技术和大健康、新能源智能汽车、机器人和智能制造等开发区主导产业。  还有武汉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这是2005年经市委、市政府批准成立的大型国有金融投资集团,注册资本40亿元,也是湖北省首家挂牌的金融控股集团。目前,集团旗下全资、控股企业73家,截至2018年底,集团总资产达1124亿元,净资产为339亿元。  国家大基金二期将投向何处,圈内尤为关注。关于此事,《关于征集浙江省数字经济产业投资基金项目的通知》中曾提到过,二期主要聚焦集成电路产业链布局,重点投向芯片制造及设备材料、芯片设计、封装测试等产业链环节,支持行业内骨干龙头企业做大做强。  投向覆盖上中下游,这与国家大基金总裁丁文武的观点不谋而合。就在上个月,他刚刚提到,要“打造一个集成电路产业链供应体系,每个环节要与用户有机地结合起来,尤其是国产装备、材料这些方面。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自主可控。”据媒体报道,有业内人士预计,国家大基金二期或于今年11月开始投资。  大基金一期投资版图出炉:  累计投资约70个项目,500亿投向了IC制造  回顾国家大基金一期,要从五年前说起。  2014年9月,为扶持中国本土芯片产业,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即国家大基金)一期正式成立,在中央财政、国开金融、亦庄国际等雄厚资方与中国移动、中国电子、中国电科等实力企业的联合推动下,最终募集资金规模高达1387亿人民币,相比于计划募集的1200亿,超募了15.6%。  国家资本的登场,仿佛是照进中国芯片产业的一束光,也让长期依赖国外厂商的芯片行业看到了新的希望,而国家大基金一期也不负使命,迅速在芯片市场展开了大规模的布局。根据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ID:pedaily2012)梳理了国家大基金一期投资情况,如下:  据不完全统计,国家大基金一期投资所涉领域十分广阔,涵盖了IC制造、IC设计、封测业、半导体材料、半导体设备、产业生态建设等方方面面。其中约有500亿的资金投向了IC制造,几乎占据了一期基金投资的半壁江山,尤其是2016年12月针对长江存储的投资,规模高达190亿,在国家大基金一期所披露的投资案例中,可谓绝无仅有。  截至今年9月,国家大基金一期共撬动地方及社会资金5145
亿元,公开投资公司23家,未公开投资公司29家,累计投资项目约有70个。而在20家左右已经上市的投资标的中,约有10家上市公司为国家大基金一期获得了正收益。  国家大基金一期也投出了一些代表案例。比如北方华创(002371),作为A股集成电路装备龙头企业,北方华创为国家大基金创造了241%的投资收益,在二级市场获得正收益的企业中,排名第一。而在其之外,也还有包括士兰微(600460)、兆易创新(603986)等在内的5家上市公司,投资收益超过了90%。  到目前为止,国家大基金一期的投资成绩单陆续出炉。或盈或亏,都是投资常态,重要的是其对中国芯片制造的激励与推动。某业界人士对表示,“由于一期投资范围大小不一,有像支持存储芯片的大投入,也有扶持中小项目的雨露均沾,因此短时间内还需要市场消化。”  卡脖子了,发展芯片产业箭在弦上  这是投资芯片的黄金时代?  好风凭借力。近年来,一系列鼓励扶持政策纷纷出台,一度将发展芯片产业提升至国家战略高度上。  2014年6月,国务院发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提出设立国家产业投资基金;2018年3月,国家财政部《关于集成电路有关企业所得税政策》,为部分企业减免所得税,鼓励新建芯片生产企业,优化产业结构;2019年5月,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集成电路设计和软件产业企业所得税政策的公告》,提出依法成立且符合条件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和软件企业,延续“两免三减半”政策。  过去十年,我国的集成电路产业某种程度上受制于人,高度依赖进口。数据显示,2008-2018
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量和进口额从 1354 亿块和 1292.72 亿美元到 4059 亿块和
3104 亿美元。中国集成电路出口量和出口额则从 2008 年的 485 亿块和 244
亿美元到 2018 年的 2103 亿块和 837 亿
美元。虽然二者都在增长,但自2015年以来,中国芯片的进口额就超越了原油和大宗商品,成为我国第一大进口商品。  对此,有投资人曾算了一笔账,“今年进口芯片的技术是3千亿美金,将近2万亿人民币,我们自给自足是8%左右,不到10%,所以有巨大的进口替代的空间,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两年接连遭遇“卡脖子”事件也让发展芯片箭在弦上。于是,芯片投资猝不及防地火了,不仅吸引众多投资人入场,互联网大厂对于发展底层技术这件事也要亲力亲为。9月份,阿里巴巴刚刚在云栖大会上展示了第一颗自研芯片。  VC/PE警惕估值泡沫  这行业,第三、第四名是活不下去的  此时,国家大基金二期恰逢其会地接棒,或许会让芯片投资有更多故事可讲。  芯片投资有多重要?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当口,大数据、互联网、5G、人工智能等数字经济的相关领域,都离不开集成电路。  过去几年,政策和国家大基金一期撬动的5145亿资金成了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最大靠山,行业得以快速发展。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市场规模从2013年的2508.5亿增长到2018年的6532亿元,同比增长率持续保持在20%左右。  尽管前景广阔,但芯片投资这块“骨头”却不怎么好啃。不少经验丰富的投资人都曾踩过坑,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就曾感慨,“我们不是不投芯片,之前我们投了好几个都血本无归,也算是为中国科技创新贡献了一份力量。”  对此,一位芯片公司创始人指出原因,“投资人踩坑主要是因为市场成长的速度没有投资人想象的那么快,估值推得过高。”火热之下,芯片投资泛起了泡沫。  这个行业头部效应明显。“半导体行业属于头部聚集型行业,第一名会占到80-90%的市场份额,第二名几乎处于不挣钱的状态,第三、第四是亏得血本无归、准备倒闭的阶段。”该创始人对(ID:pedaily2012)表示。  此外,芯片产业投资周期长、流程复杂的特点,要求投资者有极大的耐心和毅力,这都令投资人生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受。  这种情况下,国家大基金兼具产业引导与投资双重任务,更加任重道远。如今国家大基金二期成立,显示了国家支持集成电路产业的决心,这笔巨额资金来得及时,将会在产业界和资本界掀起巨大波澜。

图片 1

摘要
业界期盼已久的国家大基金二期终于来了。工商信息显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家大基金二期”)已于2019年10月22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041.5亿元。

业界期盼已久的国家大基金二期终于来了。

工商信息显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家大基金二期”)已于2019年10月22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041.5亿元。

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相比一期,二期股东资金来源更为多样化,多个国内集成电路产业重镇积极参与,长江经济带最为抢眼。一级股东方面,中国烟草认缴150亿元,三大运营商合缴125亿元,还引入了专注于集成电路产业与战略新兴产业投资并购的资产管理公司建广资产。

从投向上看,二期或致力于打造自主可控的集成电路产业链。

有业内人士预计,大基金二期或于今年11月开始投资。

中国证券报对国家大基金动向持续跟踪。去年3月,中国证券报独家报道了大基金二期方案已上报国务院并获批;今年7月底,中国证券报独家报道了大基金二期的进展,募资工作已经完成,规模在2000亿元左右。

汇聚多路资金 三大运营商集体亮相

工商信息显示,国家大基金二期股东数达到27家。从认缴金额看,单一股东最大投资规模为225亿元,最低的有1亿元,其中12位股东的认缴金额在100亿元及以上,合计1745亿元,占总注册资本的85.48%。

从资金结构看,较为多样化。有中央财政直接出资,如财政部认缴225亿元,也有地方政府背景资金,如亦庄国投认缴100亿元;有央企资金,如中国烟草总公司认缴150亿元,也有民企资金,如福建三安集团有限公司认缴1亿元;有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的资金,如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认缴30亿元,也有专注于电子及集成电路领域投资的资金,如深圳市深超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认缴30亿元、建广资产认缴1亿元。

由于股东数量较多,国家大基金二期的持股相对分散。按认缴规模占总注册资本的比例计算,财政部是第一大股东,持股11.02%;国开金融认缴220亿元,持股10.78%,系第二大股东;重庆战略性新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国烟草总公司等6位股东各自认缴150亿元,各持股7.35%,同为第三大股东;亦庄国投、北京国谊医院有限公司等4位股东各自认缴100亿元,各持股4.90%,同为第四大股东。

相比一期,国家大基金二期有一大特点,即中国大陆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较为集中和成熟的地区均参与进来。最为突出的是长江经济带,从东向西依次有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湖北、重庆、四川等地省级(直辖市)资金直接(或间接)参与其中,认缴资金合计1002亿元。此外,北京、福建、广东(含深圳)等地也积极参与。

中国证券报记者此前调研采访发现,国内集成电路产业已形成产业集聚特征。长江经济带的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占全国七成以上,并涌现出诸如华为海思、中芯国际、华虹半导体、长电科技、中微半导体等集成电路设计、制造、封测、设备等环节领军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地方资金背后汇聚了多个次一级地方资金。

以浙江富浙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为例,其股东除了浙江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和浙江省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外,股东中还有绍兴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杭州钱塘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宁波富甬集成电路投资有限公司、嘉兴富嘉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衢州兴衢产业发展有限公司、金华市国控半导体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湖州富湖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等。

此外,国家大基金二期的股东中还有“母子公司”的身影。比如,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认缴30亿元外,其全资子公司黄埔投资控股(广州)有限公司也认缴了20亿元,两者合计认缴资金为50亿元,占注册资本的2.45%。

从一级股东名单看,国家大基金二期覆盖国内三大运营商,合计认缴125亿元,其中中国移动旗下中移资本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认缴100亿元、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认缴15亿元、联通旗下联通资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认缴10亿元。

二期投向:有望打造自主可控产业链

国家大基金二期的投向备受关注,中国证券报此前采访过多位资深人士,有三种代表性观点:一是认为“跟一期相比会有一些不同,但是大体不会变很多”,“不同”之处的一个表现是二期会投半导体下游的终端应用企业;二是认为重点投向可能更向设计材料设备等倾斜,同时增加下游应用;三是认为投资会集中在应用上,这对整个产业链会有带动。

无论是哪种观点,国家大基金二期会投应用端是共识。

为什么应用端如此重要?多位业内人士曾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应用端代表了最真实最前沿的市场需求,在培育引导产业方面,能够有效牵引上游供给能力发展方向。比如作为应用终端的苹果提升了整个手机供应链的水平,类似的,华为保证自身供应体系安全、推进备胎计划过程中,必然会加强与上游芯片等企业合作,引导芯片产业发展。

北京清芯华创投资公司投委会主席陈大同在2018年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就曾提过这方面建议:

第一,建议大基金应适当放宽投资标的,集成电路下游应用终端平台企业应该获得支持,有利于培育产业环境,拉动市场需求;

第二,大基金第一期的子基金投资额度太少,只有100亿元,约7%;应该增加至15%,才能形成以大基金为航母,各具特色的子基金为护卫舰、驱逐舰的舰队,充分发挥大基金的龙头作用。

一位权威人士早前接受中国证券报专访时表示,集成电路产业非常广泛,每个领域的突破都可能带来整个产业的进步,但一定要看根本的。可从四个方面考虑:一是关注创新的基础(如计算架构的创新),“这个问题突破了,它能带动整条产业链技术的创新,而不只是一个元器件”;二是应该关注价值链中占比高、影响大的环节;三是关注构建生态系统的重要环节,如操作系统;四是关注对信息安全影响很大的关键节点。

历时五年,尽管国家大基金一期投资覆盖了整个产业链,但主要集中于制造、设计、封测这三个环节,设备材料、生态建设这两块投资力度相对有限,而打造一个自主可控的集成电路产业链配套基础已经成为当下共识。

国家大基金总裁丁文武今年9月出席活动时表示:“打造一个集成电路产业链供应体系,每个环节要与用户有机地结合起来,尤其是国产装备、材料这些方面。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自主可控。”

一期投资:成绩斐然 促成多起并购和IPO

2014年6月,国务院发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提出设立国家产业投资基金,2014年9月24日,工信部、财政部、国家开发银行、中国烟草、亦庄国投、中国移动、上海国盛、中国电子、中国电科、华芯投资等共同发起“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大基金”)。

大基金首期募资1387.2亿元(相比于原先计划的1200亿元超募15.6%),为国内单期规模最大的产业投资基金。

据大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华芯投资官方披露,截至2018年9月底,累计投资77个项目、55家集成电路企业,投资范围涵盖集成电路产业上、中、下游各个环节,布局了一批重大战略性项目和重点产品领域。预计2018年年底基本完成全部资金的有效承诺。2019年起,基金将全面转向投后管理阶段。

一位曾参与国内知名半导体跨国并购项目的投资人曾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大基金解决了集成电路产业尤其是芯片制造领域缺乏长期资金的关键性问题。

华芯投资介绍,中国大陆集成电路制造业2014-2017年资本支出总额相比之前四年实现翻倍。

大基金可以兼顾国家战略需求和市场机制运作。天风证券认为,大基金作为产业链各环节已投资公司的主要股东,能够协力推动上下游企业间加强合作,与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专项建设基金协同支持集成电路及项目,形成了突出的协同效应和带动效应。

华芯投资表示,大基金投资对撬动社会资金投入、提升行业投资信心发挥了重要作用。从已投企业来看,一期大基金(包含子基金)已投资企业带动新增社会融资(含股权融资、企业债券、银行、信托及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约5000亿元,按照基金实际出资额计算放大比例为1:5。

据天风证券统计,大基金一期公开投资了23家半导体企业,进入A股多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如兆易创新、汇顶科技、耐威科技、士兰微、景嘉微、北斗星通、纳思达、国科微、晶方科技、通富微电、太极实业、长电科技、华天科技、北方华创、长川科技、万业企业、雅克科技、三安光电等。

相关报道

大基金二期来了 多家公司透露涉区块链——这些消息影响下周股市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