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庭审网近期公布的庭审视频节选了解到,东方基金前基金经理张洪建,在担任基金经理期间,涉嫌使用他人账户,与所管基金账户趋同交易。2019年8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张洪建涉嫌利用未公开交易一案。  张洪建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在案扣押的人民币192万元作为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被告人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10日内通过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趋同交易1亿元非法获利192万元  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自2014年12月至2016年7月,张洪建任东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权益投资部基金经理,主要负责东方龙基金,东方策略成长股票基金、东方新思路混合基金、东方创新科技基金、东方互联网嘉基金等5只基金的投资管理。  庭审视频节选显示,任职期间,张洪建违反规定,利用其所掌握的未公开信息,使用其实际控制的刘某某、郭某某名下证券账户,同期其管理的5只基金账户,买入或卖出相同股票,共计趋同交易股票47只,趋同交易金额人民币1亿多元,从中获利192万元,张洪建于2018年9月25日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同时退还全部违法所得。  数据显示,张洪建,清华大学物理学博士,曾任银联商务创新业务部专员,平安证券综合研究所TMT行业研究员。2012年5月加盟东方基金,曾任权益投资部电子、传媒、家用电器、电气设备行业研究员,而后担任东方策略成长股票等多只基金经理,2016年7月离职。  高层动荡导致规模减小或间接导致内控缺失  根据东方基金官网公告,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4年6月,注册地在北京。目前设立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四家分公司。是一家业务范围覆盖公募业务、专户特定资产管理业务、大资产管理服务等多个领域的综合型资产管理公司。股东包括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国有资产控股运营有限公司和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总经理为刘鸿鹏,吉林大学行政管理硕士。1992年7月至1998年8月曾在吉林物贸股份有限公司、君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吉林省信托营业部任职;1998年9月至2004年4月,任新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同志街营业部副总经理、总经理;2004年4月至2011年4月,任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同志街营业部总经理、杭州营业部总经理、营销交易管理总部副总经理兼市场营销部经理、营销管理部总经理;2011年5月至2013年5月任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市场总监;2013年5月至2017年11月任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2017年11月至今任该公司总经理,任职不足两年,然而东方基金的高层动荡由来已久。  早在2011年2月,东方基金一份长达3万多字的会议纪要被公开,将管理层之间的斗争内幕公布于众。时任董事长李维雄在会议上与当时的总经理单宇就付勇离职一事产生争执,李维雄直指单宇是付勇离职的幕后黑手,并列举了付勇对管理层失去信心的四件事。根据会议纪要,该会议召开于2010年2月2日。  2010年8月东方基金原董事长李维雄也宣布离职。此外,当年东方基金还进行了董事会换届,董事会成员几乎进行大换血。2011年3月,东方基金宣布由时任大股东东北证券总裁、副董事长杨树财接任空缺董事长一职。不过,到了2011年12月,该公司董事长再度换帅,杨树财离职,崔伟接替。  2012年4月,东方基金“内讧门”另一位主角、原总经理单宇也因工作调动原因离职,同月副总仝岩也因个人原因出走,9月公司总经理一职便由孙晔伟接替。进入2013年,人事变动仍未休止,继付勇之后的另一位明星基金经理,东方基金公司原投资总监庞飒在3月离职。  2016年3月公司副总经理陈振宇因个人原因出走,同年8月,担任东方基金四年之久的总经理孙晔伟也宣布离职,高管层再现动荡,董事长崔伟代行总经理职务。  数据显示,近年来,东方基金整体规模和营收出现明显下滑。截止目前,东方基金管理基金合计42只,资产规模199亿元,全行业排名76位,非货币公募合计134亿元。2015-2018年规模分别为283亿元、263亿元、201亿元、181亿元,营收分别为5.84亿元、4.81亿元、3.66亿元、2.55亿,管理资产规模和营业收入连续3年大幅下滑。  不可否认,频繁的人事变动除了影响东方基金公司整体的规模发展和市场竞争力外,一定程度上或许还造成其内控缺失,间接导致本案发生。

  理财一周报记者/蒋颖博

  幕后和董事会史上之乱,监管方已挂号关注

  基金公司的内斗并不稀奇,但一家基金公司的内斗以内部会议纪要形式赤裸裸还原在基金业还是头一回。这家基金公司就是东方基金。

  理财周报记者 滕晓萌/文

  2011年2月21日,一份长达3万字的“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录音整理”(下称“会议纪要”)的帖子在互联网各大论坛流传。帖子描述了2010年2月2日在东方基金第二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上围绕基金经理付勇的离职,董事长李维雄与总经理单宇在公司人事上的分歧及相关各方的矛盾。

  2010年初,42岁的付勇黯然离开自己呆了6年的东方基金管理公司。

  东方基金遭“内讧门”

  他给公司留下了两本书:一本是《苦难辉煌》,这本来自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兼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的书,描述了中国共产党的一段早期历程。作者自己说,他试图解答这样的一个问题:“一个1921年成立、最初只有50多名党员的党,28年后竟然能够夺取全国政权。一支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建立、最后只剩不到800人的队伍,22年后竟然能够横扫千军如卷席,百万雄师过大江。”

  东方基金的年报显示,2010年东方基金整体亏损6849万元,其中,东方精选基金亏损达1亿元以上。东方基金目前有6只基金。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4年6月,股东为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城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中辉国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和河北省国有资产控股运营有限公司。

  而这本书提供的答案是:热血、青春和共同的信仰。

  2011年2月21日,一份长达3万字的“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录音整理”的帖子在互联网各大论坛流传。帖子描述了去年2月2日在东方基金第二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上围绕基金经理付勇的离职,董事长李维雄与总经理单宇在公司人事上的分歧及相关各方的矛盾。

  另外一本书,是比上一本更加风靡的《杜拉拉升职记》,这本曾经被奉为职场圣经的书,满篇皆是公司内部争斗、博弈、审时度势、拉帮结派。

  该会议纪要的内容显示矛盾各方言辞激烈,冲突明显,拼出了一幅错综复杂的利益众生相。而暴露出的内部治理的严重问题据悉已经引起监管部门关注。

大奖网登录,  有一种猜测是,低调的付勇用这两本书总结了他在东方基金的6年:他以为他投身的是前者,而现实中面对的却是后者。

  2011年3月1日,东方基金发布了董事长变更公告,其原董事长李维雄离任,由东北证券(000686)总裁、副董事长杨树财接替董事长一职。公告显示,李维雄因“换届选举”于2010年8月26日已离任。而在此期间,东方基金并没有发布李维雄离职的公告。

  “我不好再说这些问题了。”2月24日,付勇在电话中对理财周报记者说。

  根据会议纪要,该会议召开于2010年2月2日,距离东方基金副总经理付勇2月12日正式离职仅10天,而整个会议纲要围绕付勇的离职展开。会议中小股东颇有怨言,并将矛头指向大股东。一位小股东董事称:“你要增发咱就增发,你说要干什么咱们就干什么,你说是看不起我们民企的还是怎么着,怎么回事?”

  2011年初,随着东方基金一次董事会记录的曝光,已经转投长信基金一年的付勇重新成为关注焦点。他客气地拒绝了所有采访和谈论过去的请求。

  而大股东方面,董事长李维雄与总经理单宇分歧明显。李维雄指责单宇因四件事情处置不当导致付勇离职:2009年9月4日,大股东东北证券派驻东方基金的新任总经理单宇进入公司不到3个月,仅以电话方式对投研团队进行了调整;9月16日,单宇提议当时并非东方基金员工、未有充分调研的戴春平担任投委会副委员,而分管投资的副总经理付勇提出反对意见,当时戴春平刚从融通基金离职,未满三个月。在和公司高管谈话时,付勇表示对戴完全不了解,质疑这项人事任命不符合公司程序。

  但是东方基金的问题,并没有因为付勇离去、董事会换届而告一段落。据理财周报记者获知,东方基金的治理问题,已经引起监管部门关注。其新任董事长虽然还未公告,但可能来自外部,可能将是东方基金成立7年以来,第一位非大股东——东北证券出身的董事长。

  东方精选基金进入低潮

  2004年-2006年:人事泥泞

  资料显示,东方基金成立于2004年。付勇自2002年便开始加入东方基金的筹备工作,堪称公司元老级人物。此前,付勇在华龙证券和东北证券供职期间,更多的工作是投行和审计。加入东方基金后,先后担任公司筹备组成员及投资总监助理、发展规划部经理、总经理助理等职务。后于2006年1月起担任东方精选混合型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2007年2月起担任公司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据会议纲要显示,众董事对付勇的评价,“不声不响、不争不抢、为人低调”。

  和很多基金公司一样,东方基金成立之初,在一只基金未发的时候,就经历了一场从上到下的巨变。

  付勇管理的东方精选至离任时规模突破百亿,份额占东方基金总份额的80%左右,业绩也是所有基金中唯一突出的一只。东方精选在2007年、2009年分别上涨了169%和100%,均在偏股型基金中位列第三,一直是“公司对外宣传的最好招牌”。

  这家基金公司的发起股东是:东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46%、四川南方希望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市原水股份有限公司、河北宝硕股份有限公司各占18%。

  付勇在这一会议召开10天后正式离职加盟长信基金。而其后,东方基金当时的专户总监钱斌,也选择在去年5月跟随付勇加入长信基金,担任研究发展部总监,而这距副总经理付勇辞职的时间不到3个月。

  其中,东北证券拥有吉林省国资背景,南方希望代表刘永好的新希望系,原水股份来自上海国资系统,宝硕股份来自河北国资系统。

  再看东方基金,付勇离开后的2010年显然进入一个低潮期。首先表现在付勇曾执掌的东方精选的业绩上。根据最新年报,东方精选基金规模只剩66.4亿元。2009年付勇管理该基金时,回报率为101%,在同类96只基金中排第3。付勇离任以后,东方精选2010年亏损1亿元以上。

  对于当时的已上市公司原水股份和宝硕股份来说,参与发起一家基金公司,是上市公司获得持续稳定现金流的一项股权投资。东北证券凭借第一大股东和唯一拥有金融资产管理经验的股东身份,从一开始就主导了这家基金公司的实际运营。

  与此同时,东方基金在2010年的资产规模不增反降。Wind统计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东方基金的资产规模排在第44位,基金资产总份额为102.78亿份。根据2010年年报,东方基金的资产规模已跌破百亿,为91.16亿元。

  这家新成立的公司,第一任总经理,是出身东方证券的王国斌。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王国斌当时信心满满,他挖来的投资人才包括:从嘉实来的投资总监冯肖武,国泰君安资产管理部出身、曾任基金泰和基金经理;基金经理宋炳山,曾在博时基金管理基金裕阳基金裕华、在富国基金管理基金汉兴和担任投资副总监;基金经理陈光明,来自东方证券资管部。

> 相关专题: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在2004年,对于一个新成立的小公司来说,这已经是一个足以立足的豪华投资团队。

  但是这一个有强烈海派背景的团队,和东北证券并不相容。2004年底,在这家公司第一只基金——东方龙混合发出之前,王国斌做出了离开的决定。

  陈光明随王国斌重返东方证券,冯肖武也回到上海,一家刚刚发出新基金的公司,只留下宋炳山独撑大局。

  公司管理层迅速换上了东北证券的班底:副总经理程红代理总经理,程红曾历任中国建设银行吉林省分行房地产信贷部个人信贷业务部经理,吉林省信托投资公司长春解放大路证券营业部副总经理,东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管理总部总经理、总裁助理。而在投资方面,公司唯一的基金经理宋炳山被提拔为副总经理。

  2004年10月,东方龙混合通过延长发行期的方式,最终艰难成立,成立份额只有1.13亿份。

  2005年3月,随着一纸公告正式宣布了陈光明的离开,付勇也首次进入基金业界的视线——从东方基金筹备就加入的他,成为了东方龙的基金经理助理。

  付勇的简历并不像公司此前几位基金经理一样令人信服,他此前并没有长期的投资实践经历,在华龙证券和东北证券供职期间,他更多的工作是投行和审计,在2002年加入东方基金筹备组之初,他的工作也是参与制定公司战略规划。

  尽管投研实力薄弱,东方基金仍然在2005年11月发出了第二只基金——东方精选,再一次通过延长发行期的方式,募得了3.48亿份。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就是当时名不见经传的付勇。

  当时的投资委员会中,除了宋炳山和前同事杜位移来自富国基金外,付勇和季雷都来自东北证券系统,而杜位移原任富国基金研究部副经理,季雷原任东北证券金融产业研究所投资策划部经理,并无令人信服的投资管理经验。

  2006年初,宋炳山也离去,加入了同城的长盛基金,付勇成为东方基金投研一哥。

  2007年—2009年:付勇时代

  外界一向认为,东方基金的发展,付勇居功至伟的一个原因是,正是他掌舵的东方精选在2006年-2007年的出色表现,令东方基金的规模一举突破百亿。而他优秀的业绩,在这三年中几乎以“一白遮百丑”的方式,掩盖了这家公司的种种问题。

  2006年底,东方精选当年的累计净值增长率达到104.21%,大幅跑赢业绩比较基准多达40个百分点,尽管2006年股市涨幅喜人,但成立当年即翻番的基金,整个市场也不过两只。

  更引人注目的是,东方精选当年分红达到5次之多,每10份基金份额累计分红5.8元,其中,2006年5月,东方精选宣布每10份分红3元,创下了当年最高纪录。

  但是基金并未成为主流的资产管理行业,付勇的成绩,也只有业内人士看到,2006年年末,东方精选的份额依然只有2.8亿份。业绩的成长,并未抵消短期资金的撤出。

  付勇投资的风格却在这一时期形成和奠定:在东方精选成立之初,由于仓位偏于谨慎,业绩并不好,随着付勇对股改行情的准确判断和果断操作,基金业绩才获得了提升。付勇投资的关键词被界定为:高仓位、S股,通过赌股改来获得超额收益。

  当时的报道称,付勇将1000多家未股改公司的股票,都研究了一遍。

  从那时起,东方精选的第一大重仓股,就是S上石化

  2007年,付勇这一操作思路继续大获丰收。当年,东方精选的净值增长率达到168.81%,在银河证券的排名中,名列所有同类可比基金的第二名。

  付勇主攻S股的思路也在市场上引起广泛瞩目,他毫不讳言,当时东方基金构建了一个S股组合,对有股改预期的公司都进行了研究和投资。东方精选当年出入了S哈药S三星S天一科、S科学城S深宝安AS三九S乐凯S佳通S爱建、S宁新百、S南建材S百大S武石油S宣工S深物业AS仪化、S茂实业,并且不断增持付勇最为看好的S上石化。

  经此一役,付勇被市场称为“S股大王”。欣赏他的人认为,业绩就是硬道理;也有批评声音认为,太强烈的“赌”性,已经令东方基金背离了机构投资者的属性。

  对于东方基金来说,比付勇声名鹊起更重要的,是东方精选广泛受到投资者认可,申购不断。2007年6月21日,2.724元的东方精选拆分,份额迅速增长到90亿份。年末,东方精选的资产规模超过114亿元,几乎是独力支撑起了这一家公司。

  根据本次泄露的东方基金董事会议记录,东方基金高层几乎都承认,付勇管理的东方精选,贡献了东方基金90%以上的利润。

  这一年,付勇被提拔为公司副总经理,主管投研。但是他的薪酬待遇问题,却就此成为公司董事会上一个常规话题。

  一位当时东方基金内部的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证实,付勇在东方基金任职期间,薪酬一直低于业内平均水平。但是由于大股东不愿意给公司增加更多的费用,一切讨论都停滞在原地。

  在这一东方基金最辉煌的时候,没有沿袭小公司成长共有的先发利润高、口碑好的偏股型基金模式,而是在完善产品线的旗号下,大发固定收益产品。

  2006年7月,东方基金发行东方金账簿货币基金,令人吃惊的是,这只基金最初的基金经理是当时东方精选的基金经理助理于鑫——在几乎所有的基金公司,股基和固定收益产品几乎都分属两个不同的部门,几乎不可能有能够同时管理股基和债基、货币基金的基金经理。

  在这只货币基金之后成立之后不久,华泰资产管理公司固定收益分析师出身的张晓东,才正式公告是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于鑫完成了过渡使命,专心和付勇一起管理东方精选。

  2007年8月,张晓东离职,于鑫再次兼任货币基金经理。

  另外一位横跨偏股和固定收益管理的基金经理是郑军恒,他在担任东方精选基金经理助理后,又执掌了2008年12月发行的东方稳健回报债基。

  这些在其他公司不可想象的安排,只能证明,东方基金投研乏将。

  这几年中,先后进出东方基金投委会的面孔包括钱斌、李骥、郑军恒、杜位移、季雷等人,没有一个人曾在其他基金公司有基金经理工作经验。

  “本来就没赚多少钱,利润还基本被股东分走了,公司费用不足,所以在人力成本、发行成本上,一直捉襟见肘。”一位当时了解东方基金的人士说。

  而随着中国股票市场的发展,剩下的股票股改进展困难,依赖S股成名的付勇,在以S上石化为代表的一批重仓股上遇到麻烦,也无法继续维持2006-2007年的神话。

  2009年初,程红辞去总经理,转任督察长。

  “这个安排实际上是因为董事会对她的工作不满意,尽管有很多客观条件制约,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没有完成董事会制定的目标。”一位当时的董事会成员向理财周报记者说。

  2010-2011:单宇时代?

  程红离职之后,大股东东北证券派出了年轻气盛的单宇。这个出身吉林信托的年轻人,在吉林系金融系统颇受重用,先后担任过天治基金副总经理和东北证券副总裁。

  随着会议记录的曝光,单宇和同样出身东北证券、当时担任东方基金董事长的李维雄的矛盾,也广为人知。付勇的毅然挂冠别去,成为李维雄向单宇公开发难的导火索之一。

  东方基金一位内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这份会议记录是经过删节的,只保留了董事会矛盾的一部分。可以确认的是,当时的董事会,对各项议题,包括同意付勇辞职,都是形成了一致决议的。

  甚至连理财周报接触到的东方基金董事会成员,都不否认,付勇的离去,与同样投资出身的单宇过于强势有关。“我们作为董事会成员,已经做了我们能够做的,我们第一次开会的时候,所有人都一致投了否决票。会议记录中也提到,连东北证券的杨总(杨树财,东北证券总裁)都去找付勇谈过了,但是公司的实际运作,只能由单宇为首的管理层去负责。”

  在付勇离去后,单宇全力挖来了汇添富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庞飒,意图重振东方基金。

  但是董事们与公司管理层,以及管理层背后的大股东——东北证券的矛盾已经不可避免。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2010年4月,东方基金曾再次召开董事会,李维雄宣布辞去董事长一职。

  而曾在付勇离去的董事会上慷慨发言的三名独立董事:吉林金融系统元老黑学彦、吉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宋冬林,以及中国金融理财标准委员会副秘书长兼金融学教授刘锋,也随着两届独立董事任期届满,而离开董事会。

  引人注目的是,新的独立董事中,有一名矫艾辛女士,业界传言认为,她与东北证券董事长、前吉林省副省长矫正中有关。两年前,正是矫正中亲自将单宇送来了东方基金。但至记者发稿时止,此事未获任何证实。

  令人吃惊的是,东方基金的网站上,并没有李维雄辞职的公告。

  而有知情人士告知理财周报记者,在李维雄辞职后,东方基金董事会一度决定,请杨树财代理董事长一职。此事也从未发过公告。

  诡异的是,最后在东方基金的招募说明书更新中,代行董事长职责的,却是总经理单宇。

  从证监会网站可以查询到,目前东方基金只有一只保本产品在审批过程中,这只产品的托管行,将是邮储银行。记者获悉,该产品刚刚已经获批。

  这将是单宇挂帅东方基金近两年以来,第一只发行的基金。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 相关报道: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