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金报记者
姚波  对冲基金和传统共同基金所拥有的美国公司的重叠部分已攀升至新高,一方面反映了对冲基金在持股上日益保守,同时还可能提高了交易时出现踩踏的风险。  美银美林数据显示,在对冲基金和传统共同基金超配最多的50只美国股票中,约有12%由两类基金经理共同持有。直到2015年6月,这类持仓的重叠还是零。  美银美国股票和量化策略主管萨勃拉曼尼亚表示,美国市场的强劲势头是一种可能的解释。表现良好的美国股票往往会吸引更多的买家,帮助这些公司的股票保持上涨势头。而各种策略的趋同,导致表现优于市场的股票越来越少,也间接导致了“羊群效应”。  这一点也反映在估值上:以市盈率来衡量的高估值股票与低估值股票的差距,正接近历史高点。实际上,近年成长型股票的估值一直在攀升,而价值型股票的估值则正好相反,价值投资者往往赔钱。  数据显示,对冲基金和共同基金公司都持有的公司包括:联合航空、特许通讯、医疗保险公司哈门那、永利度假村、飞机零部件制造商TransDigm以及连锁餐厅奇波雷墨西哥烧烤。科技股脸书、苹果、亚马逊、网飞和谷歌也一直是对冲基金和共同基金经理的热门选择。  韬睿惠悦高级董事雷亚尔表示,对冲基金喜欢关注波动性较大的行业,例如被共同基金经理广泛持有的美国大型科技股。现在更多的对冲基金采用“只做多”策略,这可能增加了它们与共同基金持仓的重叠。  此外,也有分析师指出,如果一家对冲基金已经从成功的交易中获得了丰厚利润,那么它可以选择将缩小跟踪误差作为一种较为保守的策略。因为它们的客户不希望出现大规模提款,但这导致它们的业绩更加糟糕,并降低了它们创造回报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对冲基金倾向于用脸书、苹果等市值最大的股票来充实其投资组合,这将导致它们与共同基金经理的持股有更多重叠。  对冲基金和共同基金过度重复持股可能会带来踩踏风险。如果一家公司未能实现盈利目标或发布盈利预警,而投资者急于退出,如果持有增持头寸的公司市值较小,流动性也较差,那么出现踩踏的风险很高。  对于投资者来说,对于一些过度集中化的基金重仓股需要保持警惕性,特别是一些炙手可热的成长股,以防出现流动性风险。

  周一,上海家化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接受董事长葛文耀的(退休)申请。而上周,葛文耀申请退休的消息直接将上海家化股价砸在了跌停价上,跌停当日,多只基金净值随之出现下跌,其中汇添富策略跌幅达到1.28%。  

  同样的情形在9月曾多次上演。贵州茅台跌停,工银红利和工银平衡单位净值下跌超过2%;歌尔声学狂泻8%之后,汇添富社会责任暴跌4.38%;招商地产[微博]跌停,东吴新经济和东吴嘉禾跌幅超过2%。  

  同一公司旗下基金集体重仓同一只个股;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不同产品持仓。基金抱团扎堆的投资策略在今年“黑天鹅”频现的市场中开始问题凸显。

  ●南方日报记者 贾肖明 实习生 周雷

  上海家化灵魂人物退休

  9月18日开盘,由于灵魂人物葛文耀[微博]申请退休,上海家化股价直接被狠狠钉在跌停板上,周一家化股票再度下挫1.86%。

  葛文耀时代的告别,让部分重仓基金“躺着中枪”。在上周三上海家化跌停当日,以汇添富策略为首的多只基金净值随之出现下跌。其中,汇添富策略无疑“最受伤”,当日跌幅达到1.28%。此外,嘉实基金旗下嘉实策略下跌1.21%、嘉实增长下跌1.14%、嘉实红利下跌约1%;博时新兴、长信银利等重仓上海家化基金单位净值跌幅也都在0.7%以上。

  截至上半年,合计共有203只基金持有上海家化,累计持有上海家化2.98亿股。9月18日,上海家化一字跌停,跌去5.37元。若上述203只基金持仓不变,照此计算,在一日之间持股市值已经蒸发16亿元。

  统计数据显示,按一季度末基金持股数据来看,上海家化股价跌停,导致嘉实基金持股市值单日蒸发超过2.5亿元;汇添富旗下12只基金持股市值蒸发2.14亿元;易方达基金[微博]持股市值因此蒸发1.62亿元。

  股票“跌停秀”“中枪”基金多

  上海家化跌停让基金很受伤并不是特例。

  9月的第一个交易日,一向被视为A股价值投资标杆的贵州茅台创下上市10多年的最大单日跌幅。开盘15分钟,这只股票便跌停,最终收盘价为151.92元,跌幅达9.99%。上周,该股继续暴跌,一度跌破140元大关,9月以来累计跌幅已达16%。

  半年报是茅台跌停的导火索。半年报显示,作为白酒公司盈利“蓄水池”的预收款项仅为8.35亿元,与今年年初的50.91亿元相比大幅缩水42亿元。

  二季度末持有贵州茅台市值达到基金净值约10%的工银红利和工银平衡,在贵州茅台跌停当日,单位净值分别大跌2.88%和2.33%。

  9月11日,苹果发布iPhone 5C和iPhone 5S,但此次发布的新品被认为远远低于市场预期,作为苹果供应商的歌尔声学当日开盘即大跌超过8%。重仓该股比例较重的汇添富社会责任、华泰领先、国联安红利、汇丰科技、中海消费等基金单位净值分别暴跌4.38%、3.86%、3.71%、3.64%和3.54%。

  9月17日,招商地产抛出了一套拟定向增发2.48亿股、涉及金额65亿元的再融资方案,复牌后即遭到机构投资者集体抛售,当日总成交50.38万手,最终以跌停价报收,市值一天缩水逾48亿元。

  同样,二季末重仓该股比例最高的东吴新经济、中欧小盘和东吴嘉禾当天单位净值应声下跌2.44%、3.59%和2.61%,广发内需、申万优势等持有招商地产比例较高的基金单位净值也分别大跌2.67%和3.84%。

  扎堆有风险 风格成空谈

  从各种股票跌停、基金纷纷中枪可以看出,基金的投资策略单一化和同质化。

  不同基金在某些个股上扎堆抱团早已是普遍现象。今年半年报显示,贵州茅台为基金第三大重仓股,共有224只基金持有贵州茅台,其中110只基金重仓。歌尔声学同样为基金核心股,今年中期被249只基金持有,其中112只基金为重仓。持有招商地产的基金则达到170只,其中46只为重仓。

  在上海家化跌停导致净值下滑严重的基金中,嘉实增长和嘉实策略的基金经理同为张弢;工银红利和工银平衡两只基金持有贵州茅台市值达到基金净值约10%,而这两只基金产品的经理同为杨军;二季度末,东吴新经济和东吴嘉禾分别持有招商地产市值达净值的9.08%和8.99%,它们同属于邹国英管理。

  如此高集中地扎堆持有部分股票,持仓类似,基金风格、经理个性等等都成为一纸空谈。

  对此,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杨德龙[微博]表示,在业内基金扎堆部分股票确实是普遍现象。一方面,国内优质公司较少,难免扎堆;另一方面,同一基金公司旗下经理往往互相影响,一个人持有一家公司,其他经理也会跟风持仓,导致“羊群效应”。此外,基金经理管理的不同产品,如果因为持仓不同而导致业绩分化巨大,会被质疑厚此薄彼,从而也促使基金扎堆情况出现。  

  针对基金抱团的影响,杨德龙认为此举会导致集中性风险。尤其当利空消息爆出之后,往往上演机构多杀多的情形,从而导致跌停,基金抱团持股的流动性风险被集中放大,这也是前文所述基金纷纷“中枪”的原因。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