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关于财政部将适当设立政府投资基金的权限上收,严控基金设立,完善基金统筹协调机制,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的消息传出,市场上一片哗然。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这可能是政府基金结束粗放式发展的信号。  2万亿政府引导基金  撬动6万亿社会资本  2015年,国家集中出台一系列关于政府投资基金的政策后,政府引导基金从中央到地方遍地开花,目前已成为私募股权市场最重要的母基金之一。  据投中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国内共成立1311只政府引导基金,政府引导基金自身总规模1.97万亿元,政府引导基金下的子基金规模则约6.26万亿元。  从时间上看,2012~2018期间,政府引导基金数量增加1092只,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9.09%;政府引导基金自身总规模增加1.80万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为68.74%。  其中,2015年,政府引导基金成立数量最为迅猛,共成立276只,同比增长392%。2016年达到顶峰后,之后逐步放缓。  盛世投资总裁张洋表示,一直以来有人质疑政府引导基金是不是太多,其实不是。2019年上半年,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总额仅新增0.25万亿元,占同期社融的1.9%,政府引导基金是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资本来源。  整体看,我国政府引导基金以市级引导基金占比最高。根据投中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市级政府引导基金数量总共为675只,占整体数量的51.49%;市级引导基金自身总规模为8693亿元,占总规模的44.14%。  其次是省级政府引导基金,数量和自身规模占比分别为23.7%和34.3%。  “一市一策”的现状让政府引导基金为争取头部创投机构的入驻,在基金管理费率、让渡超额收益等方面各出奇招。  例如,深圳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的子基金采取项目“即退即分”和基金整体“先回本后分利”原则,在符合要求的情况下可将投资于深圳地区项目所得全部收益让渡给子基金管理机构和其他出资人。这一优惠政策吸引了天图投资、平安投资、基石资本这些本来倾向于PE阶段投资的创投机构参与,投向深圳本地的种子期初创企业。  政府引导基金角色多样化  为争取更多、更好的创投机构入驻,各级政府引导基金暗自角力,不仅在政策上争取极大限度的放宽,在角色上也发生重要变化。  江苏省文化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战略投资部主任王国丰表示,政府引导基金近年来角色发生了很大的转变。首先,从原来的管理关系变成服务关系,为子基金更好地做好服务;第二,从原来的约束变成激励,原来很多地区有返投的约束要求,现在调整为激励;第三,帮助牵资源,利用政府平台为资本和产业做融合。  经过近几年发展,大部分成熟运作的政府引导基金早已从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转变成半商业化管理阶段。  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公司总经理蒋玉才日前表示,2010年以前,政府引导基金是政府部门直接管理,现在大多数政府引导基金已经转到第二阶段,即很少由政府机构直接管理,而是由当地国企管理。  有些地方政府引导基金走得更远,直接委托外部专业市场化管理机构负责引导基金管理。  不论是当地国企管理,还是外部市场化机构管理,国家财政资金不再是政府引导基金的全部资金来源。政府引导基金不仅是引导当地产业发展的母基金,更是摇身变成创投机构(GP)参与直投,直接促进金融资本与当地产业资产相融合。  例如,重庆市最早设立的政府投资引导基金——重庆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在过去10年里坚持直投,截至目前,共投资近300个创业项目。  政府引导基金面临的挑战  在政府引导基金向商业化管理转变的道路上,也遇到了激励机制不完备,优秀人才流失,容错机制及基金绩效考评机制等多重问题。  2019年9月,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机构深创投官网通知,共清理25只子基金,收回承诺出资140亿元,并缩减了12只子基金规模。其中,有不少子基金是因为后期募资不到位导致被清理或是被缩减规模。这也反映出资管新规出台后,子基金社会募资越来越困难。  不少政府引导基金负责人呼吁,地方政府应允许政府引导基金管理机构加大力度做市场化的母基金,跟所管理的地方引导基金结合起来,加大对落地子基金的支持比例,例如让落地子基金出资能够达到不超过50%等。  同时,他们还希望对引导基金管理团队的激励机制进一步规划与落实,避免优秀管理人才流失;细化容错机制及基金绩效考评机制,放宽事前的管理,加强事中事后的管理,用多元化、科学化的考核做事中、事后的约束,从而避免不敢投的现象发生。

证券时报记者张国锋

近三年,国内母基金出现快速发展的态势。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协会累计登记的母基金管理机构数量为681家,2017年新登记177家。总规模方面,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母基金管理规模超过8800亿元。

在创投行业整体陷入募资难的困境下,母基金自身也受到资本市场整体基金面紧张以及资管新规的影响,过去的快节奏在去年明显放缓。但作为当前市场上诸多创投机构资金的主要来源之一,母基金的投资策略和偏好也备受市场关注。

母基金投资策略

多元化

随着母基金市场的扩大,目前,母基金市场的参与主体日渐多元化,除传统市场化母基金管理机构外,国资背景管理人、一线知名市场化基金管理人、财富管理机构、券商私募基金子公司等都成为母基金市场新晋参与主体。

纵览去年完成募资的创投机构基金,其背后大多有以政府引导基金为代表的国有资本的身影。在业内人士看来,以政府引导基金为代表的国有资本逐渐加快了股权投资市场的投资,而随着国资背景基金管理人运作管理模式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以及其相对较强的风险控制能力,管理资本总量也在不断提高,比如开元国创、中金资本、深创投等,这些资本受市场环境影响也较小。

而由于主体和资源来源的多元化,必然会导致母基金投资策略更加多元化。紫荆资本董事长沈正宁表示,母基金投资人从无特定策略盲池投资,到出现聚焦特定产业或特定行业,或投资子基金+跟投、投资子基金+直投、投资子基金+直投+二手份额投资,甚至开始出现跨资产类别配置的母基金。母基金管理者往往会根据自身基金的资金属性及管理能力特长,挑选适合自身的策略,市场环境也给予了母基金管理人更多的选择。

“2019年的投资进度会放慢,同时我们可能会再推进新的母基金的设立,做新的东西包括直投,在慢节奏的大环境下,母基金自己也要抓紧时间‘练内功’。”中关村(000931)协同创新基金创始合伙人孙次锁在谈到2019年基金的策略时这么说。

着重考虑

GP的聚焦程度

在业内人士看来,母基金作为私募股权投资中“C位”机构,除可实现风险分散化,还可通过筛选后选择长期持久、富有远见的顶级投资人,具备最终达到平稳度过周期的投资能力,因此,母基金已经成为私募股权投资平稳度过经济过渡期的关键。

那么,母基金应当如何选择GP?

盛世投资方面表示,他们非常看重GP投资逻辑和对产业的导入效应。盛世投资管理合伙人杨志军表示,GP对于产业的理解力以及投资策略是他们比较关心的。

在选择GP时,盛世投资并不一味偏爱“大牌”,而是更关注投资团队能力和相关机制。“我们非常重视投资团队本身,一家机构的基因很大程度取决于团队。”除了投资团队,杨志军表示,盛世投资对基金投资策略和执行情况、决策机制、风控流程和激励机制等也着重关注。

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殷哲则表示,歌斐母基金在挑选GP的时候,在组合构建上有自己的策略和体系。首先画图然后看每个GP所在的位置,确定哪个是代表未来趋势的。其次是对每个管理人深度的辨别,这需要花时间。这当中主要是看他的专注度,是否聚焦,是否有非常清晰的投资策略、投资理念。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