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金报记者汪莹  财政部一则消息,影响4万亿政府引导基金,一级市场融资渠道或再收紧。  近日,财政部在一份答复全国政协委员张劲的提案的函中指出,财政部将在修订《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时认真考虑,适当将设立政府投资基金的权限上收,严控基金的设立,完善基金统筹协调机制,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  这一举措固然有利于提升政府引导基金的效率,但也意味着,机构募集政府引导基金的难度或加大。这对于当前本就募资难的一级市场来说,又是雪上加霜。  财政部考虑适当上收  政府投资基金的设立权限  今年3月,作为全国政协委员、雪松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张劲,递交了一份《关于提升政府投资基金集中度,更好发挥引导作用的提案》。  张劲在提案中指出,过去几年政府引导基金遍地开花,但在数量与规模全面井喷的背后,政府投资基金政策性目标与市场化需求频频脱节,部分基金深陷“募不进来、投不出去”的两难困境。  在《财政部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第1891号提案答复的函》中,财政部进行了回应。  第一,关于加快建立统筹协调机制,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问题,财政部表示,在实际工作中已明确要求各级财政部门综合考虑政策目标、总体资金需求、财政承受能力等因素从严控制基金数量,对已设立的基金进行清理,防止交叉重复。  将在修订《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时认真考虑,适当将设立政府投资基金的权限上收,严控基金的设立,完善基金统筹协调机制,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  第二,关于避免“撒胡椒面”,集中资源强化协同,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问题,财政部表示,将推动各级政府投资基金加强统筹合作,发挥政策引导作用,扶优扶强,推动产业链协同发展,优化产业布局,强化产业聚焦,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  第三,关于构建基于长期目标的考核体系问题,财政部表示,近年来,各级政府投资基金加快了构建绩效考核体系的工作力度,在此基础上,不断扩大政府投资基金的绩效评价范围,逐步实现对中央政府投资基金绩效评价的全覆盖。  下一步,将结合研究成果对相关制度进行健全完善,建立符合政府投资基金特点的绩效评价指标体系,兼顾政策目标与经济效益,实施基金全过程绩效管理,加强绩效评价结果的运用。  深圳首“动刀”  收回超140亿政府引导资金  政府引导基金“动刀”,此前已有先例。  一个月前,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与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官网上发布了《关于公示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清理子基金及缩减规模子基金名单的通知》。  根据通知,有25子基金被清理、12只子基金缩减规模,超140亿政府引导资金被收回。这是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首次公示子基金清理情况,在全国也尚属先例。  此后深创投回应称,清理子基金是深圳市引导基金的日常工作,但对该情况集中公示尚属首次。清理目的在于:对前期日常清理工作集中确认,公布清理的原则和标准;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设立、出资和投资进度;回收深圳市引导基金无效认缴出资额,切实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深圳市引导基金总经理蒋玉才表示,LP和GP之间是一种基于充分信任的完全授权,“信守承诺”是GP应具备的基本品质。深圳市政府基金此次收回140亿的承诺出资,是对到期不能履行出资协议的子基金的清理,是充分践行契约精神。  有业内人士告诉基金君,此前深圳市引导基金的清理,与此次财政部的表态,都传达了一个信号:钱越来越难拿了。  一般来说,政府引导基金的出资在基金中只占少部分比例,GP还需配套募集更多市场化资金。深圳一位创投人士表示,若如财政部所说,政府引导基金的设立门槛将提高,数量也会相应降低,这对机构来说意味着募资难度增大。  募资难持续  政府引导基金等国资成主力  资管新规以后,银根紧缩,加之经济下行周期,一级市场随之迎来资本寒冬,前几年热钱涌动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2018年以来,募资难成为常态,募集资金及规模持续下滑,目前形势未见好转。投中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VC/PE募集完成基金数量同比下降51.69%,总规模下降30.17%。  这是在2018年募资“腰斩”基础上的又一次腰斩。以完成募资的基金规模计,2019年上半年国内VC/PE机构的募资额已不及两年前的1/4。  由于银行对一级市场出资受限,很多市场化母基金的资金来源被切断,国资近年来在一级市场的出资比重逐渐增大,从中央到地方的政府引导基金便是主力。  前述创投人士表示,政府引导基金收紧对头部机构和小机构影响较小,主要影响中间层机构。“真正的头部机构并不缺钱,政府引导基金更多面向行业中上游机构,门槛提高将会再进行一次优胜劣汰,长期来看行业二八分化会更加明显。”  北京一家母基金合伙人表示,政府引导基金的调整也是必然的,2014年前后的一大批政府引导基金目前到了退出时点,但成效并不理想。从源头上对政府引导基金进行把控,一方面是更好地发挥导向作用,引导资金流向国家重点扶持的实体经济;另一方面也是优化投资决策,提高资金利用效率和流动性。  也有业内研究人士称,目前财政部的表态暂未形成政策法规,最终监管是否会出台相应政策,还要看后续情况,在政策和细则出台前很难判定对行业的影响。

大奖网登录 1

近些年,政府引导基金在引导社会资本投向创新创业、新兴产业发展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对创业投资机构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持。政府引导基金的投资情况、申请政府引导基金的子基金的后续发展一直以来都备受关注。  近日,深圳市引导基金首次公示了子基金的清理情况。根据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日前在深创投官网上发布了《关于公示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清理子基金及缩减规模子基金名单的通知》,此次共清理25只子基金以及缩减了12只子基金的规模。  深创投表示,此次子基金清理工作是根据国家、广东省相关制度规定,依规自主开展的引导基金管理工作,清理子基金是深圳市引导基金的日常工作,但此次对该情况予以集中公示尚属首次。此次清理的范围是2017年底前深圳市引导基金已投资决策的子基金,目的在于:一是对前期日常清理工作的集中确认,公布清理的原则和标准;二是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设立、出资和投资进度;三是回收深圳市引导基金无效认缴出资额,切实提高深圳市引导基金资金使用效率。  至此,哪些子基金不符合深圳市引导基金的投资标准、申请了引导基金的子基金该怎么做、深圳市引导基金的资金使用效率等问题都“大白天下”。业内人士认为,对政府引导基金的有效管理是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的必要举措,此次深圳首次公示资金的管理情况在全国有示范效应,也进一步规范政府引导基金的申请和使用,使政府引导基金能在阳光下良性运转。  清理三类子基金  哪些子基金被清理?通知显示,根据《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和《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等相关规定,按照市财政局要求,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将对以下三类子基金进行清理:一是,已过会一年内未签署基金合伙协议;二是,已签署基金合伙协议但一年内未完成工商登记或首期资金未实际到位;三是,完成首期实际出资后一年内未开展投资业务的子基金。此外,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还将对签约规模小于过会规模且无后续融资进展的子基金进行缩减规模。  “深创投进一步补充说明表示,清理的子基金仅针对深圳市引导基金认缴出资额而言,不代表子基金其他出资人意愿。实际上,清理的子基金包括两种情况,一是由于子基金社会出资人未募集到位,导致基金逾期未能设立,二是由于子基金管理团队、投资策略或政策法规等发生重大变化,子基金自行放弃设立或放弃申请深圳市引导基金出资,如:盈富泰克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等。而对于规模缩减的子基金,仅指子基金的签约规模小于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决策规模,深圳市引导基金在该子基金的认缴出资额相应缩减且目前该子基金尚未有实质性募资进展。”  根据公示的名单,这一次,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清理的子基金总规模达645.526亿元,收回子基金的承诺出资金额超过140亿元。被清理的子基金中,还有两家基金规模达100亿,分别是:深圳厚朴高科技产业基金和深圳市高特佳睿鹏投资合伙企业。此外,被清理和缩减规模的子基金里还不乏知名的VC/PE机构和知名企业成立的子基金,以及多只产业投资基金。  在全国具有示范效应  自2000年以来,政府引导基金受到各地普遍重视,并迅速发展壮大,但实际运行却差强人意。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2065只政府引导基金,目标规模已达12.27万亿人民币,从2008年开始累计投资的基金数为882只,累计投资项目727个,57%的基金还没有开展项目投资。而导致大量政府引导基金“沉睡”的原因在于社会资本参与度偏低、市场化运作程度不高、绩效评价机制不健全等。  作为较早设立的政府引导基金,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在市场化方面走在全国前列。据了解,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在2009年设立,2015年8月,深圳市政府决定设立远期总规模为1000亿元的市政府引导基金,基金规模全国最大,并注册了引导基金公司,深创投于2016年10月受托管理该基金。  深圳市地方金融管理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深圳市引导基金承诺出资159只子基金,其中已签约116只子基金,签约子基金规模3250.11亿元,引导基金承诺出资1373.45亿元,实际已出资505.31亿元,财政资金引导带动社会资本实现放大2.37倍。  事实上,深圳市引导基金一直有做子基金的清理工作,只是没有做进一步的信息披露,如今随着监管要求信息进一步透明,引导基金的管理结果也将进行公示和披露。这种引导基金的阳光化运作受到了业内人士的点赞。“这对全国其他地区政府引导基金来说,都有很大的引领和示范效应。而且这种公示也会鞭笞着引导基金和子基金的运营更加注重效率,是政府引导基金精耕细作的开始。”深圳某创投机构负责人对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表示。  引导基金或将更注重GP募资能力  这些基金被清理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子基金募不到钱成立不了,这也侧面反映了当前基金募资的严峻形势。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9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总额约5730亿,同比下降19.4%。  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在今年4月的创业投资春季论坛暨创投公会会员大会上曾透露,深创投受托管理的政府引导基金的90%资金,都用来出资给创投机构成立子基金,而每个子基金的出资比例最高可达25%,其余的75%的资金需要创投机构自行募集。  但是,创投机构在向深创投申请了政府引导基金之后,到去年年底还有20%多的子基金成立不了,原因是自己募不到剩下的75%资金,按照规定,如果在一定期限社会募资不成功,子基金申请资格会失效。  因此,对子基金的清理也给各家GP敲响了警钟,尽管有政府引导基金的支持,但自己的社会募资能力还是关键。此外,这样的清理对行业来说也有非常积极的正面作用,“清理部分无效的子基金可以盘活出一些引导基金的金额,投给其他真正有需要的有实力的子基金,这样才能真正发挥政府引导基金的引导作用。”上述创投机构负责人表示,未来政府引导基金在筛选GP的时候可能会更加注重GP的社会募资能力,要求其社会募资的金额到位之后,最后才申请政府引导基金,政府才会掏出真金白银来支持。

摘要
近日,财政部在一份答复全国政协委员张劲的提案的函中指出,财政部将在修订《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时认真考虑,适当将设立政府投资基金的权限上收,严控基金的设立,完善基金统筹协调机制,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中国基金报)

财政部一则消息,影响4万亿政府引导基金,一级市场融资渠道或再收紧。

近日,财政部在一份答复全国政协委员张劲的提案的函中指出,财政部将在修订《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时认真考虑,适当将设立政府投资基金的权限上收,严控基金的设立,完善基金统筹协调机制,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

这一举措固然有利于提升政府引导基金的效率,但也意味着,机构募集政府引导基金的难度或加大。这对于当前本就募资难的一级市场来说,又是雪上加霜。

财政部考虑适当上收

政府投资基金的设立权限

今年3月,作为全国政协委员、雪松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张劲,递交了一份《关于提升政府投资基金集中度,更好发挥引导作用的提案》。

张劲在提案中指出,过去几年政府引导基金遍地开花,但在数量与规模全面井喷的背后,政府投资基金政策性目标与市场化需求频频脱节,部分基金深陷“募不进来、投不出去”的两难困境。

在《财政部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第1891号(财税金融类168号)提案答复的函》中,财政部进行了回应。

第一,关于加快建立统筹协调机制,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问题,财政部表示,在实际工作中已明确要求各级财政部门综合考虑政策目标、总体资金需求、财政承受能力等因素从严控制基金数量,对已设立的基金进行清理,防止交叉重复。

将在修订《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时认真考虑,适当将设立政府投资基金的权限上收,严控基金的设立,完善基金统筹协调机制,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

第二,关于避免“撒胡椒面”,集中资源强化协同,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问题,财政部表示,将推动各级政府投资基金加强统筹合作,发挥政策引导作用,扶优扶强,推动产业链协同发展,优化产业布局,强化产业聚焦,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

第三,关于构建基于长期目标的考核体系问题,财政部表示,近年来,各级政府投资基金加快了构建绩效考核体系的工作力度,在此基础上,不断扩大政府投资基金的绩效评价范围,逐步实现对中央政府投资基金绩效评价的全覆盖。

下一步,将结合研究成果对相关制度进行健全完善,建立符合政府投资基金特点的绩效评价指标体系,兼顾政策目标与经济效益,实施基金全过程绩效管理,加强绩效评价结果的运用。

深圳首“动刀”

收回超140亿政府引导资金

政府引导基金“动刀”,此前已有先例。

一个月前,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与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深创投”)在官网上发布了《关于公示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清理子基金及缩减规模子基金名单的通知》。

根据通知,有25子基金被清理、12只子基金缩减规模,超140亿政府引导资金被收回。这是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首次公示子基金清理情况,在全国也尚属先例。

此后深创投回应称,清理子基金是深圳市引导基金的日常工作,但对该情况集中公示尚属首次。清理目的在于:对前期日常清理工作集中确认,公布清理的原则和标准;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设立、出资和投资进度;回收深圳市引导基金无效认缴出资额,切实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深圳市引导基金总经理蒋玉才表示,LP和GP之间是一种基于充分信任的完全授权,“信守承诺”是GP应具备的基本品质。深圳市政府基金此次收回140亿的承诺出资,是对到期不能履行出资协议的子基金的清理,是充分践行契约精神。

有业内人士告诉基金君,此前深圳市引导基金的清理,与此次财政部的表态,都传达了一个信号:钱越来越难拿了。

一般来说,政府引导基金的出资在基金中只占少部分比例,GP还需配套募集更多市场化资金。深圳一位创投人士表示,若如财政部所说,政府引导基金的设立门槛将提高,数量也会相应降低,这对机构来说意味着募资难度增大。

募资难持续

政府引导基金等国资成主力

资管新规以后,银根紧缩,加之经济下行周期,一级市场随之迎来资本寒冬,前几年热钱涌动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2018年以来,募资难成为常态,募集资金及规模持续下滑,目前形势未见好转。投中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VC/PE募集完成基金数量同比下降51.69%,总规模下降30.17%。

这是在2018年募资“腰斩”基础上的又一次腰斩。以完成募资的基金规模计,2019年上半年国内VC/PE机构的募资额已不及两年前的1/4。

由于银行对一级市场出资受限,很多市场化母基金的资金来源被切断,国资近年来在一级市场的出资比重逐渐增大,从中央到地方的政府引导基金便是主力。

前述创投人士表示,政府引导基金收紧对头部机构和小机构影响较小,主要影响中间层机构。“真正的头部机构并不缺钱,政府引导基金更多面向行业中上游机构,门槛提高将会再进行一次优胜劣汰,长期来看行业二八分化会更加明显。”

北京一家母基金合伙人表示,政府引导基金的调整也是必然的,2014年前后的一大批政府引导基金目前到了退出时点,但成效并不理想。从源头上对政府引导基金进行把控,一方面是更好地发挥导向作用,引导资金流向国家重点扶持的实体经济;另一方面也是优化投资决策,提高资金利用效率和流动性。

也有业内研究人士称,目前财政部的表态暂未形成政策法规,最终监管是否会出台相应政策,还要看后续情况,在政策和细则出台前很难判定对行业的影响。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