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正在会合,准备将嘉实基金告上法庭。  曾经轰轰烈烈、号称第一个参与国企混改的公募基金产品,如今落得满地狗血。清算的仓促、全面的争议,接踵而至的法律纠纷,注定将让这只百亿规模的基金,成为公募基金史上里程碑式的案件,照亮广大公募基金投资人的避雷之路。投资人将嘉实基金告上法庭  百亿规模的公募基金嘉实元和突然清盘,引发市场巨大争议。网易财经了解到,目前投资人已在法院对该基金管理人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基金托管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提起诉讼。  该案代理律师之一,北京嘉传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文昌告诉网易财经,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于近日受理了该案,昨天,双方在法院进行证据交换。  嘉实元和作为公募行业第一个直投股权的创新产品,从诞生之初就受到市场关注。随着基金合同终止公告在8月13日突然公布,投资人对此的质疑声一个多月以来仍未断绝。  另一方面,嘉实基金通过引用微博、证券公司研报等路径做了各种解读,仍然未能让众多投资人满意。双方隔空过招多轮之后,最终闹上了法庭。  投资人质疑的几个焦点包括:  嘉实元和长期以高估值来显示基金净值,并按高估值收取了5年的管理费,最终却以与估值有12亿差额的价格清算。  参与混改的中石化销售公司资产优质、上市前景看好,却被提前清算。而嘉实基金迟迟不公布股权交易的对象。  原本承诺的业绩基准没达到,实际收益率甚至远低于5年定期存款利息。  而嘉实基金不召开持有人大会,即对基金提前清算,引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基金法》与基金合同、以及基金公司具体操作权限之间的冲突和认定。  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无论是公募基金参与混改的形式,还是估值与最终清算价的争端,以及基金合同与《基金法》之间的冲突,百亿规模基金嘉实元和的上述争议,都将成为公募基金发展史中里程碑式的节点问题,照亮广大公募投资人的避雷之路。  嘉实元和前世今生  嘉实元和的诞生,始于参与中国石化销售业务混改。2014年2月19日,中国石化审议通过《启动中国石化销售业务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的议案》,同意销售公司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参股,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  7个月后,名单揭晓:中国石化宣布旗下全资子公司销售公司与渤海华美基金、长江养老保险、工银瑞信、嘉实基金、嘉实资本、中国人寿(601628)等25家境内外投资者签署增资协议,拟由全体投资者以现金共计人民币1070.94亿元认购销售公司29.99%的股权。最终25家投资者向销售公司缴纳相应的增资价共计1050.44亿元,合计持股29.58%。  其中,嘉实基金以50亿元认购了销售公司1.4%的股权。此外,由嘉实基金持股75%的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100亿元认购了销售公司2.8%的股权。  根据嘉实元和的《招募说明书》,设立于1985年的中石化销售公司截至2013年底,拥有中国石化品牌加油站30,351座,建成投营管道10,108公里,拥有油库393座,拥有约8000万加油卡持卡客户;此外,还拥有“易捷”品牌便利店23,431家。  当时,嘉实元和是惟一一只以公募基金形式投资非上市公司股权的基金,其他基金都是用专户或私募的形式来做。这也让嘉实元和成为国企混改第一基,其首次认购门槛是10万元,业绩比较基准是五年期银行定期存款利率+2%。销售公司未上市的股权炙手可热,嘉实元和基金产品一经发布很快超募,最后只能按55.27%的比例进行配售。  2015年3月11日,嘉实元和披露《上市交易公告书》,截止到2015年3月9日,基金份额总额为100亿元,其中50亿元用于投资中石化销售公司股权。基金初始面值为1.00元,基金份额净值为1.0152元,基金合同生效日为2014年9月29日,封闭期为5年,上市交易日期为2015年3月16日。  彼时,嘉实元和的投资组合如下图所示:  离奇的清算  按照基金合同,嘉实元和设有5年存续期,2019年9月29日为基金到期日。合同到期前一个多月的8月13日,嘉实元和发布公告,宣布出现基金合同终止,“基金的最后运作日为2019年8月12日,自2019年8月13日起进入清算程序。”  关键问题是,嘉实元和8月9日的单位净值为1.1546元。但是最后运作日为8月12日的嘉实元和清算价格为1.0313元。两个价格中间少了0.12元。按照100亿的份额算,差值超过12亿。  2019年二季报,嘉实元和对持有的中石化销售公司股权估值为62.88亿元,但是按照8月13日公布的清算价格,嘉实元和最后处置中石化销售公司股权的价格为50.55亿元。中间存在高达12.33亿元的差值,这是令众多投资人愤怒的根源。  对于这个结果,投资人从全方位、各种角度进行了抨击。  此前亦有报道质疑,“之前的基金公司给出的高估值是什么在支撑?估值方法合理吗?”  财经大V花荣也购买了嘉实元和,他告诉网易财经,嘉实元和的基金管理费是按照高净值来收的。包括花荣在内,众多投资人均质疑这一点,5年来嘉实基金“按照高估值收管理费,却按照1.0055的净值清算。多收了5年高估值的管理费,基金公司怎么解释?”。  经过复权统计,有投资人发现,嘉实元和“年化收益率不到4%,连一些债券基金的收益都达不到。”但是嘉实元和的业绩比较基准是五年期银行定期存款利率+2%。  以2014年前后五年期定存的利率5%来看,嘉实元和的复权后的实际年收益只有3.6%,远低于五年定期存款利息,更谈不上+2%的水平。  另外,“为什么5年后的股权价格却和原价差不多?买家是谁?转让公开招标了吗?”也是投资者极为关注的焦点问题。  因为交易价格与一直以来的净值中间存在10%左右的差价,这让部分市场投资者误以为存在相当的套利空间。  嘉实元和的投资人冯刚觉得基金终止的消息有些突然,他在2018年陆陆续续买入,清算前两个账户持有的基金份额达到560万份,资金成本在0.99元左右。  他说随着到期日的临近,投资人都在等待基金管理人嘉实基金下一步的方案。停盘后,投资人在网上讨论可能的方案,延期、按净值开放赎回、找人接盘等都成为猜测的方向。最终,嘉实元和的清算方式和清算价打了冯刚的脸。  花荣也对网易财经表示,他“买了3000多万,收益微利”。  尴尬的变脸  极为罕见的是,光大证券金融工程研究团队专门为嘉实元和的清算报告做了一份解读研究报告。这份“研究报告”成为嘉实基金回应投资者的重要论据。  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是嘉实元和核心资产中石化销售公司的股权估值变化。  嘉实元和招募书中曾对估值进行过解释,在销售公司上市前,估值将主要采用最近市场交易价格法,并参考可比公司的市净率方法进行估值,根据销售公司2014年4月30日的财务报表,增资后,销售公司的PB是2.15倍。  光大证券分析报告指出,嘉实元和以1.0313元进行结算,则当前嘉实元和净值以及二级市场价格中股权部分估值对应销售公司的PB约为1.66倍。  报告认为,截至2019年8月12日,A股中国石化PB仅为0.853倍,PE为10.226倍,而港股中国石油化工股份PB为0.685,PE为8.762倍。“因此按照目前的港股市场估值水平,即使考虑销售子公司的估值溢价,假设嘉实元和的股权部分上市,其股权部分的估值也难以有较大的上升空间。”  网易财经注意到,嘉实元和成立后的2014年9月30日,中石化A股收盘价为5.30元/股。当时中石化的每股净资产约为5.07元。当时市净率即只有1.04倍。嘉实元和募集给出2.15倍的PB估值,找来的参照公司,肯定不是当时PB只有1.04倍的中石化。  因此,光大证券的分析报告在清盘时突然拿中石化的PB来作比较,显得有些匪夷所思。而据网易财经统计,考虑到市场下跌行情,A股中石化的PB从2014年9月底的1.04倍,跌到光大证券报告中统计的0.853倍,跌幅只有17%。而嘉实元和对中石化销售公司的股权估值,从最开始的2.15倍,到结算时的1.66倍,缩水幅度达到22.79%。而且上述报告以中石化上市多年后全流通背景下的阶段性低价作为比较,完全未考虑中石化销售公司在内地或香港IPO后的股权溢价。  接近嘉实基金的人士称:“从上市进程看,中石化销售公司在嘉实元和今年9月即将到期前,几无可能完成上市,在现阶段嘉实元和能够成功变现未上市公司股权,锁定正收益并且提供流动性,以及短期内完成财产清算工作,让投资者落袋为安,充分体现了基金持有人利益优先原则。同时,嘉实元和所持有的目标公司权益现已全部变现,属于基金合同约定的基金合同应予以终止的事由,应当按照基金合同的约定进行清算。”  但在2019年1月,外媒援引知情人士称,销售公司获得政府批准赴港上市,“募资50-60亿美元,较其于2016年提出的100亿美元的筹资目标降幅较大。”  今年3月,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马永生对媒体表示,中石化销售公司混改工作基本完成,下一步将择机进行IPO,“现在正在积极筹备上市,时间节点要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批复,另外还要考虑资本市场的窗口期。”  另一方面,8月23日,证监会就《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若干规定》公开征求意见,有分析将此消息也作为销售公司未来上市的利好。  2018年底,中国石化销售公司的净资产和净利润分别为2080.71亿元和219.95亿元;2019年上半年,中国石化销售股份有限公司的净资产和净利润分别为2141.45亿元和117.56亿元。  花荣向网易财经强调:销售公司是优质资产,且上市预期较好。  基金法决战基金合同  嘉实基金官方微博曾转发过天相贾志关于嘉实元和清算的一篇文章,文中贾志认为“由于嘉实元和投资的是非上市公司股权,股权估值不等于实际价值”,他认为,真正的价值要由股权转让时的交易价格来确定。  但是,交易对手是谁?交易价格是怎么定的,投资人百般探寻,至今嘉实基金没有给出答案。  投资人陈源告诉网易财经,他曾打电话去嘉实基金的客服询问此事,被客服告知“交易对手是不存在利益相关的”,但同时客服表示因为合规性的要求,无法向他告知交易对手、交易价格等信息。  上述接近嘉实基金方面人士告诉网易财经,销售公司股权的转让,属于非标资产的转让。根据合规性原则以及转让对手方的要求,嘉实基金不能公开披露该部分信息。  陈文昌律师告诉网易财经,正因为投资人的诸多疑问,他和律所的于是今律师共同代理了多位投资人拟起诉嘉实基金的案子。  嘉实元和的这场纠纷,注定将在法庭上拷问《基金法》和基金合同之间的冲突。这将是与《基金法》有关的一个里程碑式案件。  陈文昌律师认为,嘉实基金突然宣布清盘,对股权处置情况未有任何披露,提前终止基金合同,以及基金份额净值“缩水”等行为违反了《基金合同》第八部分关于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召开事由的规定,即提前终止《基金合同》;对基金合同当事人权利和义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其他事项”时,应当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  此外,他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基金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就审议事项作出决定,应当经参加大会的基金份额持有人所持表决权的二分之一以上通过;但是,转换基金的运作方式、更换基金管理人或者基金托管人、提前终止基金合同、与其他基金合并,应当经参加大会的基金份额持有人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决定的事项,应当依法报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备案并予以公告。  对于是否应当召开持有人大会,陈源说,嘉实基金的客服在电话中回复表示,嘉实基金是按照基金合同的相关规定进行披露信息和召开持有人大会的,根据基金合同第八部分,该基金所持有的销售公司权益在合同期限届满前全部变现而终止合同,可由基金管理人和基金托管人协商后修改合同,不需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  上述接近嘉实基金人士表示,根据《基金合同》的相关条款,此次终止合同的情形不用召开持有人大会。据他了解,关于此事,嘉实基金没有召开持有人大会。  应不应该招开持有人大会,或将成为双方在法庭上交锋的一个焦点。  网易财经拿到的《民事诉状》显示,嘉实元和投资人的诉求包括了请求“确认嘉实基金违反基金管理人义务和基金托管人义务,未履行法定程序,处置基金资产中国石化销售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的法律行为无效”等。  另外诡异的是,嘉实基金的公募和专户投资人显然获得了差别待遇。公募提前清盘,专户则能被征询延期事项。  在成立嘉实元和公募基金的同时,嘉实资本也设立了非公开募集的专户产品来认购中石化销售公司此次增资。据此前《财经》的报道,有购买了嘉实相关资产管理计划产品的专户投资人提及,今年8月12日曾接到《延期意见征询公告》。  嘉实基金方面表示,不便回应专户产品的问题。

10月8日,顶着首只参与国企“混改”以及首个“私募股权公募化”名头的公募基金嘉实元和被其投资者诉诸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而一切缘起2019年8月13日投资者被通知该基金将“提前清盘”,基金净值由未清算前的1.1546元变为1.00552元。  究其原因,基金直投标的中石化销售公司尚未上市且已被变现。至于接盘者是谁?卖了多少钱?投资者一无所知,除了预期的收益没有了,该基金3.5%的年化收益率也普遍低于市场上的债券基金。嘉实元和有何“隐情”一时间众说纷纭。  顶着“私募股权”光环,首募便得百亿的爆款基金嘉实元和直投封闭混合终究没得“善终”。10月8日,嘉实元和投资人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诉诸内容为“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证券投资基金侵权纠纷”。  此前,9月24日,北京东城区法院已经就上述案件进行了开庭。但北京东城区法院认为该案“管辖权存在问题”属于《基金合同》有关的争议,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理范围,因而驳回。  而这一则法律纠纷,缘起8月13日嘉实元和的清盘公告。净值清算之时,嘉实元和投资者猛然发现,5年光阴,嘉实元和仅仅“赚了成本,亏了时间”。  究其原因,该基金参与的原本计划混改上市的直投项目——中石化销售公司持有份额,因种种原因,在公司尚未上市的背景下就被买断。由于清算价格几乎仅实现“保本”,投资人最为关切的是“中石化销售公司50亿元股权”的交易价格、交易对象、估值方法以及管理人尽责情况。然而对这几个核心问题,嘉实基金方面却是模棱两可。  值得注意的是,对该基金最为熟悉的基金管理人胡永青、张琦却在基金清算后选择了火速离职。  //  提前清盘,投资者诉诸法院  //  2019年8月13日,一则嘉实元和的公告,在嘉实元和在基金圈和投资人间引起轩然大波。  根据公告显示,嘉实元和直投封闭混合型因触发基金合同约定的终止事由,按照基金合同的约定,本基金应按照《基金合同》的约定进行清算,基金1.1546元的净值变为1.00552元。  根据公开数据,嘉实元和成立以来共进行现金分配8次,累计现金分配金额16.51亿元,截至2019年8月12日嘉实元和最后运作日,基金到期收益率为19.64%,核算成年化收益率则为3.6%。而该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为五年期银行定期存款利率+2%,若以5%左右的五年期银行定期存款利率计算,嘉实元和累计收益率显然已大幅跑输该比较基准。  而清盘的关键争议点,在于嘉实元和未经投资者商议,将基金核心资产中国石化销售股份有限公司出售,从而导致基金净资产出现12亿的滑坡。而在出售前,嘉实基金并未如大多数私募基金一样,在出售核心资产前通知基金投资者召开会议表决。  对于离奇的清盘,投资者反映迅速。2019年9月24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就“诉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证券投资基金侵权纠纷”一案进行审理。不过判决结果却悬而未决:根据《民事裁定书》,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认为,该案属于《基金合同》有关的争议,根据相关合同约定,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理范围,当事人有权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法院裁定驳回投资人的起诉。  而最新进展显示,10月8日,已有投资人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媒体采访律师认为,嘉实基金提前终止合同、对股权处置情况未有任何披露、以及基金份额净值“缩水”等行为违反了《基金合同》第八部分关于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召开事由的规定,即提前终止《基金合同》;对基金合同当事人权利和义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其他事项”时,应当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  而在嘉实基金看来,根据基金合同第八部分,该基金所持有的销售公司权益在合同期限届满前全部变现而终止合同,可由基金管理人和基金托管人协商后修改合同,不需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  值得注意的是,对该基金最为熟悉的基金管理人胡永青、张琦却在基金清算后选择了火速离职。张琦在9月17日离开嘉实基金,结束了其在嘉实基金的14年。胡永青则在9月24日离任其管理的7只产品。  //  诡异的估值  //  对于基金公司一声不响就将基金主要资产变卖的行为,投资者并不买账。然而事情不仅限于此。  为何清算价值会如此之低,甚至会带动基金净值下滑?投资者各方关注的重心,在于其估值。  在外界看来,中石化销售公司股改五年来主营业务发展稳定,非油销售业务的增速也值得关注,是油品销售的“独角兽”。  此前嘉实元和公布的资料显示,截至2013年底,中石化销售公司拥有中国石化品牌加油站30351座,建成投营管道10108公里,拥有油库393座,拥有约8000万加油卡持卡客户。此外,还拥有“易捷”品牌便利店23431家。  对于这样的优质资产,嘉实元和当时投资销售公司给出的PB为2.15,依据则是采用弹性相对较大的最近市场交易价格及相关公司的PB来参考认定。  光大证券分析报告指出,若按嘉实元和最后运作日8月12日对应的基金净值1.0313元来结算,则嘉实元和净值以及二级市场价格中股权部分估值对应销售公司的PB约为1.66倍。  虽然嘉实以哪些相关公司来做参考无法得知,而光大证券在结算时以2014年PB只有1.04倍的中石化来做参考也引起争议。  此外,中信证券发布的报告认为,截至2019年8月12日,A股中国石化PB仅为0.853倍,PE为10.226倍,而港股中国石油化工股份PB为0.685,PE为8.762倍。按照目前的港股市场估值水平,即使考虑销售子公司的估值溢价,嘉实元和的股权部分估值也难以有较大的上升空间。  但无论如何,中石化销售的股权确实遭到“贱卖”。在将中石化销售股权变现前后,该基金净资产从115.46亿元位置减少12.33亿,仅为103.13亿元。也就是说,若按照2019年二季报中嘉实元和对中石化销售股权62.88亿元的估值来计算,嘉实基金大概仅以50.55亿元的价格就卖掉了中石化销售的股权。  有分析认为,中石化销售上市无动静,1.66的PB已经不低,再加上在港股上市存在极大不确定性,股权极有可能折价。因此嘉实找到接盘者,实现退出。  而另一方则认为,几乎与嘉实元和提前一个月清算的同时,8月23日,证监会就《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若干规定》公开征求意见。因此中石化销售公司在A股上市则有了想象空间,资质优良的销售公司无疑能让股东赚的盆钵满钵。  而实际上,在综合考虑清算期间的利息收入并扣除清算期间的各项费用以及2019年现金分红后,嘉实元和给投资者的最终清算资金比1.0313元还少,为1.00552元。  //  公募募集,私下操作  //  嘉实元和的募集介绍中显示,嘉实元和的募资规模为100亿元,存续期限为自基金合同生效之日起5年。而不同于私募股权基金,虽然投向为拟上市非标资产,但投资门槛定在10万,也就是私募基金十分之一,也因参与了中石化混合所有制改革,更因为成为历史上首只参与股权投资的公募基金,嘉实元和的募集一度成为一个现象级的事件。  2015年3月16日,嘉实元和在上交所上市交易。在投资范围上,嘉实元和打破了以往基金投资单一证券资产不得超过基金资产净值10%的限制,其持有中石化销售公司股权的资产比例高达50%。根据合同规定,嘉实元和另外50%资产主要用于投资债券,投资期限3年,将采取放大杠杆,并持有到期策略。  对于投资者来说,嘉实基金对其最大的吸引力无异于优质的中石化销售公司资产,根据嘉实元和基金招募说明书,中石化将尽最大努力,促使销售子公司三年内完成上市。嘉实元和给出的业绩基准为五年期银行定期存款利率+2%,当时五年定存利率为4.75%。  增资协议约定,投资者在销售公司上市完成后1年之内不得转让所持有的销售公司股份。三年内上市再加上一年的锁定期,对于5年封闭期的嘉实元和来说,似乎有足够的空间让投资人退出。  而这只基金当时的卖点是混改大潮下,中石化子公司中石化销售公司混改与上市的“钱景”。  2014年2月19日,中国石化审议通过的《启动中国石化销售业务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的议案》,拟出一个混改融资方案。最终,北京地区的两家知名公募,包括工银瑞信、嘉实基金、以及其他25家投资者获得项目份额,向中石油销售公司缴纳相应的增资价共计1050.44亿元,合计占出资比例29.58%。嘉实基金以50亿元认购了销售公司1.4%的股权。此外,由嘉实基金持股75%的嘉实资本以100亿元认购了销售公司2.8%的股权,嘉实及关联方合计持有4.2%。  根据嘉实元和于2015年3月11日披露的《上市交易公告书》显示,运作模式而言,嘉实元和采取封闭运作,50%投资于中石化销售公司股权,另外50%投资于固定收益市场。  按照合同规定,嘉实元和从2014年9月成立,存续期为5年,2019年9月29日为基金到期日。  谁曾想到,5年运作不声不响,临近五年却掷地有声。2019年8月13日,嘉实元和的一纸清算公告,给了投资人一计当头棒喝。  企查查数据显示,中石化销售最近一次进行股权变更的时间为2018年12月27日,公司名称已然加入“股份”,公司类型从“有限责任”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但嘉实元和“贱卖”以及接盘方均未在工商信息变更中出现蛛丝马迹。  离谱的清算净值和资产处置触碰到投资者的逆鳞,让其对此案据理力争。是否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也成为争论的焦点。

9月4日,嘉实元和终止上市公告发布,百亿混改公募基金正式落幕。  9月3日下午,广州的投资者于波告诉《财经》记者,刚刚收到嘉实元和的清盘资金,“收益不到6%,对这两个月的收益并不满意。”因为看中折价大,于波在今年7月初买入这只“国企混改第一基”,“没想到买入没几天就停牌了,最后竟然清盘告终。”  8月27日,嘉实基金发布了《嘉实元和直投封闭混合型基金清算报告》和《清算资金发放报告》。截至8月12日,嘉实元和所有者权益合计103.13亿元,每份基金份额可获分配清算资金为1.0313元,该数额包含8月13日现金红利0.02578元。与此同时,嘉实元和的基金单位净值定格在8月9日的1.1546元。  光大证券券金融工程研究团队测算,根据清算资金发放公告,每份基金份额可获分配清算资金为人民币1.0313元,介于停牌前的净值和价格之间,高于停牌前最后20个交易日的均价,参与初始认购并持有到期的投资者获得18.05%的总收益。  嘉实基金清算公告引起市场普遍关注。“5年总收益率为18.05%,收益率却仅与货基持平。”一位投资者向《财经》记者抱怨。  直至最后一份基金公告发布,接盘方仍未披露,质疑也随之而来,为何8月9日的基金单位参考净值与8月12日清算基金净值出现偏差?估值出现分歧  基金运作5年最终没有亏钱,却引发市场的讨论,这要从嘉实元和的出身说起。  2014年,中石化子公司中石化销售公司启动了混改,由25家境内外投资者以现金共计人民币1070.94亿元认购销售公司29.99%的股权。  其中,嘉实基金成为公募最大赢家,其认购50亿元,占中石化销售公司1.4%股权。2014年9月29日,嘉实成立公募行业第一个直投股权的创新产品——嘉实元和直投封闭混合型基金,首次公开募集规模高达100亿,该基金资产中50%投资于中石化销售公司未上市股权,还有50%投资于债券等固收产品,封闭期为5年,于2015年3月16日正式挂牌登陆二级市场上市交易。  此外,嘉实基金控股子公司嘉实资本认购中石化销售公司100亿元,持股2.8%,随后嘉实资本以专户形式成立了嘉实元和资产管理计划1号、2号、3号共三只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还有一家公募身影出现在中石化销售公司投资者名单中,工银瑞信全资子公司工银瑞信投资管理公司参与了20亿元的认购。  嘉实此次清盘的嘉实元和为公募基金,第三方数据统计,嘉实元和成立以来共进行现金分配8次,累计现金分配金额16.51亿元,综合清盘净值可知,运行5年的嘉实元和共计为投资人赚取超过17亿元收益。  光大证券金融团队测算显示,假设投资者从基金上市后不同时点在二级市场买入,并持有至基金清算退出,按清算价格对应的最终复权价格1.1805元计算,累计回报为18.05%,年化回报3.41%。  “当时认购嘉实元和就是奔着中石化销售公司能够上市,现在收益只与货基相似。”一位投资者向《财经》记者表示。  当然,股权投资+债券的资产端与货基不同,二者没有比较价值。根据今年2季报数据显示,嘉实元和业绩比较基准是“五年期银行定期存款利率+2%”,当前央行已经不再公布金融机构人民币五年期定期存款基准利率,《财经》记者查阅某国有大行2018年五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为2.75%,以此为标准,嘉实元和同样跑输业绩比较基准。  中石化销售公司未能在约定时间内上市。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告诉《财经》记者,资本市场变化剧烈,未能如愿上市的案例很多,投资机构可以用基金延期或者在一级市场上转卖股权的形式应对。  “至于退出时如何估值,净资产只是估值的其中一个标准,企业如何定价各家机构会有自己的模型和观点,不能一概而论。”岑赛铟表示。  嘉实元和招募书中曾对估值进行解释,中石化销售公司上市前,估值将采用最近市场交易价格法,并参考可比公司的PB方法进行估值,彼时中石化销售公司PB是2.15倍。  “中石化销售公司未能上市必然影响股权转让价格,而且可比公司中石油、中石化在A股、H股股价都不理想,这是其估值不及投资者预期的原因。”天相投顾基金评价中心负责人贾志向《财经》记者表示。  第三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12日,A股中国石化PB仅为0.853倍,PE为10.226倍,而港股中国石油化工股份PB为0.685倍,PE为8.762倍。因此按照目前的港股市场估值水平,即使考虑销售子公司的估值溢价,假设嘉实元和的股权部分上市,其股权部分的估值也难以有较大的上升空间。  光大证券分析报告指出,嘉实元和的净值以及二级市场价格均将按照1.0313元进行结算,则当前嘉实元和净值以及二级市场价格中股权部分估值对应销售公司的PB约为1.66倍。嘉实元和作为股权投资基金,净值仅根据财务数据进行估值,并不能反映最终退出时的估值水平,而该估值水平会很大程度上影响最终收益。  “20多家机构参与了中石化销售公司的混改,现在还能变现,确实不易。”一位接近嘉实基金的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值得注意的是,直到嘉实元和最后发布清算报告,仍未交易对手透露。  还需要注意的是,嘉实元和在二级市场交易存在折价,抱有套利心理的投资者并不少。以上述投资者于波为例,他在嘉实元和7月5日停牌之前突击入场,停牌前净值为1.1553,交易价格为0.993,折价率高达14%。如果以净值清盘,除去赎回费用等,两个月收益可高达10%。  贾志表示,嘉实元和是封闭基金,场内交易会有折价,最后的清算价格是基于股权转让价格,投资者误解了基金披露净值和实际价值的关系。  “投资者对中石化销售的退出最好预期是实现上市,但是未能上市的不确定性投资者应该有预料。”贾志说,在有效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嘉实元和收益符合普通的固收收益水平。  专户难觅“接盘方”  《财经》记者采访过程中了解到,相比于公募产品的顺利清盘,当初一同参与混改的数家公募基金专户产品的投资者更加焦虑,其中还包括华夏基金、工银瑞信等大型机构。  一位匿名投资者向《财经》记者表示,他在2014年9月29日认购了1000万元的嘉实元和资产管理计划2号产品,并于今年8月12日接到《延期意见征询公告》。  《延期意见征询公告》显示:“鉴于资管计划合同约定的到期日临近,而中石化销售公司截至目前仍未上市且未披露确定的上市时间安排,管理人判断上述资管计划到期后将无法在短期内进行资产变现。”  这位投资人向《财经》记者表示,“嘉实资本想推动嘉实元和资产管理计划2号产品的延期,需要全体委托人一致同意,但是我没有同意。”  对于不同意延期的原因,他表示,如果按照嘉实元和公募基金清盘的估值,这5年几乎没有收益,没有延期的必要,希望管理人能够早点找到机构“接盘”。  《财经》记者查阅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协会数据了解到,嘉实资本旗下嘉实元和资产管理计划1号、2号、3号分别于今年10月8日,9月30日和9月29日到期。  “现在来看中石化销售公司依然是优质资产,但是专户资产体量较大,短期内能否上市亦无定论,没有几家私募有能力接下来。”岑赛铟向《财经》记者表示。  《财经》记者也向两家中小保险公司求证险资受让的可能性,各家风险偏好不同,但都明确表示不会承接。  华南一家险企的投资部门人士向《财经》记者介绍,《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办法》对险资投资一级市场有严格的规定;《关于保险资金投资有关金融产品的通知》指出,保险资金可以投资境内依法发行的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支持证券、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证券公司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不动产投资计划和项目资产支持计划等金融产品。根据当前法规来看,保险公司很难介入。  9月4日,嘉实元和发布《终止上市报告》,随后将按照中证登的规定办理基金退出登记等业务。至此,公募基金历史上的创新代表产品——嘉实元和,正式谢幕。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