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养老金第三支柱重要参与者的“养老目标基金”发展备受各界关注。  9月17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副会长钟蓉萨在2019欧洲货币资产管理年会上表示,养老目标基金目前已有150万投资者,个人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的产品试点到目前只有1万多投资者。虽然养老目标基金尚未被纳入个人税收递延,但产品发行一年多来投资者认购人数远超已试点个税递延一年有余的个人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  今年以来养老目标基金表现如何?  据光大金工研报指出,养老FOF多数上涨,但业绩分化较大。其中,兴全安泰平衡养老涨幅仍领衔,今年以来累积涨幅达14.97%;中欧预见养老2035三年A紧随其后,年初以来涨幅为12.48%。  对于养老目标基金的投资运作目标,多位养老FOF基金经理表示,希望在获取长期绝对收益的基础上,尽可能降低波动。  兴全安泰平衡养老FOF基金经理林国怀表示,很多养老FOF的投资者对于权益类产品、FOF的了解并不多,所以在运作过程中,更需要严格按照既定策略和产品定位进行运作,坚持“短期追求相对收益,长期追求绝对收益”,在不降低预期收益的情况下尽可能控制波动率。  泰达宏利泰和养老基金经理王建钦介绍,他们力求基金绩效维持低波动,降低换手率,节省操作成本。“养老产品讲求的是长期累积的效果,坚持中长期价值投资,而非随市场波动频繁调整仓位或追求短期市场热点。”  “养老FOF是长跑,长期稳健是养老FOF的投资要求与宗旨。”华宝稳健养老FOF基金经理刘翀表示,“我们有配置仓位和交易仓位,以实现长期收益和平抑短期波动的平衡。”  在具体的投资策略上,各家公司虽然目标相似,但采取的侧重点又有不同。  交银安享稳健养老一年基金经理杨喆表示,在投资运作中会密切跟踪监控基金的风险暴露和回撤情况,根据市场环境对组合进行定期和不定期的调整,以此来控制组合的短期波动。养老目标基金的调仓不宜频繁,底层子基金的申赎费用会侵蚀组合收益,需要基金经理谨慎权衡。  广发基金总经理助理金亚表示,他们从战略、战术、基金选择三个环节控制组合波动,在资产配置扩大涵盖范围,以求达到风险和收益的最佳平衡。在战术上,会通过内部研发的战术调整系统的战术信号及时调整仓位或者组合贝塔。在基金选择环节,他们会重点挑选风格稳健、持续稳定、下行风险控制好的基金进行配置。  “我们通过跨资产、跨地域的分散化投资来平抑市场短期波动的影响,在做好组合权益投资比例与基金下行风险间平衡的前提下,主动承担适度的市场风险获取收益。”银华尊和养老2030三年FOF基金经理熊侃表示。  另据光大金工数据统计,普通FOF今年以来均获得正收益,但表现分化较大。其中前海开源裕源和海富通聚优精选领涨,年初以来涨幅分别达36.82%和31.38%,远超其它同类基金。  金融界网站基金频道基金原创栏目稿件均为本站原创内容,享有受法律保护版权,未经本网允许,任何人不得转载或引作他用,由此造成的后果,金融界网站将保留依法追责的权利。

外汇天眼APP讯 :
公募养老目标基金(简称“养老FOF基金”)6日将获批一周年。一年来,养老FOF基金的总规模突破200亿元,且取得了稳健投资收益。分析人士称,与其他主题基金相比,养老FOF基金的收益更应具备“放眼量”的视角。随着市场接受度提升和有望纳入个税递延政策范围,未来养老FOF基金将会“更上一层楼”。

——访建信基金养老目标基金投资管理团队

图片 1

站在公募基金行业诞生二十年的重要节点上,养老目标基金的推出无疑是一份珍贵的贺礼。

整体运行平稳

养老目标基金作为公募基金的创新产品,也将成为未来个人养老金的重要投资组成部分。记者近期专访了建信基金养老目标基金投资管理团队。该团队为首批公募FOF的投资管理团队之一,从2015年至今,积累了丰富的资产配置和产品管理经验,团队核心成员分别从各自的角度讲述了养老目标基金的“前世今生”。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5日,55只已成立运行的养老FOF基金总规模达到201.29亿元。具体看,除了交银安享稳健养老一年和民生加银康宁稳健养老一年的规模突破10亿元外,其余产品的规模均在10亿元以下。

⊙记者 陈玥 ○编辑 吴晓婧

收益方面,55只养老FOF基金成立以来的平均回报为2.54%(目标风险基金平均回报为2.23%,目标日期养老基金平均收益为2.72%),但收益结构分化明显。其中,中欧预见养老2035三年等6只产品的收益超过5%(最高为兴全安泰平衡养老,收益达11.84%),同时也有30只产品的收益不足2%,其中有3只产品收益为负值。

梁珉:

“无论是规模还是投资收益,养老FOF基金一年来发展整体上稳中有进。”华南区某基金分析人士杨磊对记者表示,养老FOF基金不仅抓住了潜在需求量巨大的养老投资需求,还发展出了目标风险与目标日期的策略模式创新。随着有效需求的持续释放,预计养老FOF基金仍将有不小发展空间。

以稳健养老目标产品满足投资者养老诉求

同时,深圳某公募的养老FOF基金经理胡风对记者表示,从美国的经验来看,养老市场是公募深耕的主要阵地之一。但从过程来看,一般是前期首先把业绩做好,随着市场接受度的不断增加,再慢慢扩大规模与产品线布局。其中,胡风提到,养老FOF基金的初始规模一般是在2亿元左右,随着业绩和市场接受度的持续上升,规模也会逐渐增加。

建信基金此次获批的养老目标基金是一只以稳健为特征的目标风险产品,对此,作为建信基金资产配置及量化投资部负责人,同时也是建信优享稳健养老目标一年持有期混合型FOF拟任基金经理的梁珉详细解读了产品的构建思路。

广发基金总经理助理金亚表示,公司计划在目标风险和目标日期两种养老FOF基金中进行全面布局,如在2035和2050期间,以每5年为间隔成立一只产品,满足不同年龄段客户的养老需求。

稳健为先力求长期增值

收益“长宜放眼量”

梁珉认为,养老目标基金的推出将为公募基金带来长期投资资金流入,未来发展空间广阔。具体来看,养老目标基金以FOF方式运作,优势在于通过大类资产配置,将各类型优质基金纳入投资组合,通过量化方法和主动管理,力求实现承担同样的风险、获取更高收益的目标。

杨磊认为,养老FOF基金是主题基金中的主要亮点。但市场是否认可,投资收益率能否达到投资者的预期是一个重要因素,“从过去一年的情况看,接近3%的平均收益还算不错。但要在长周期内跑赢通胀(这是养老的基本要求),收益率能提到5%会更好些”。

梁珉进一步表示,FOF重视大类资产配置,自上而下来看,一个FOF组合收益的贡献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就是战略资产配置,第二个层次是战术资产配置,第三个层次是通过基金精选获取超额收益。国内外的研究显示,第一和第二层次的配置收益对组合的整体收益贡献远大于第三层次的收益贡献。

胡风则基于亲身运作经验表示,与其他主题基金相比,养老FOF基金的收益预期更应“长宜放眼量”。首先,对基金持有人而言,年化5%以上的投资收益是较佳收益,但如果追求区间收益,养老目标基金出于平稳性考虑,很难跑得过仓位激进的股票型基金。胡风以他运作的目标风险养老FOF基金为例说,该产品以5%的波动率为上限进行资产配置,逐月进行动态调整,且投资于权益类资产和商品基金的比例不超过三成。数据显示,该基金成立以来的回报在2%附近,但最大回撤绝对值低于0.3%,表现较为稳健。

对于为什么选择从目标风险基金起步,而不是目标日期基金起步,梁珉表示,相比目标日期基金,目标风险基金最重要的属性在于客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风险承受能力做选择。“FOF的投资运作以大类资产配置为基础,通过对各大类资产配置比例的调整,满足不同风险承受能力与收益预期投资者的理财需求。例如我们这次获批的养老目标FOF力求实现的是在相对中低风险的投资背景下,依托有效的大类资产配置,争取获得中长期比较好的投资收益,满足对应投资者的理财需求。”

其次,胡风认为,投资者对“养老钱”要具备长期化与稳定性视角,“养老FOF基金的着眼点不仅是三年或五年封闭期,而是未来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长周期。所以,你会看到有养老FOF基金会遵循权益配比递减策略,如成立时股票仓位是60%,到了第十年降低到30%,第十五年则是20%,到最后可能下滑到5%甚至0%。”胡风说,投资者也应具备上述心理预期,“基于对宏观经济发展前景的信心,如果是长期持有,二十年下来的复合收益率还是不错的。”

梁珉认为,相比海外市场,中国养老目标基金刚刚处于起步阶段,所以中低风险的产品可能被投资者接受的程度更高。建信优享稳健养老目标FOF对于基金持有人一年持有期的设置也是综合考虑了投资者的接受程度以及资产的配置属性能否得以发挥等多种因素。养老目标基金是以追求养老资产的长期稳健增值为目的,采用成熟稳健的资产配置策略,控制基金下行风险,鼓励投资人长期持有。

“冠以养老名义的金融产品并不少,但要真正做到投资养老是不容易的。养老FOF基金具备相对投研优势,但要取得长足进步,这有待投资意识、养老意识和市场接受度的不断提升。”华南区某券商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

对于养老目标基金的运作,梁珉反复强调要稳健,但在基金实际的投资运作过程中并非易事。

继续丰富产品线

“首先要做好大类资产的投资构架。养老目标基金采用FOF形式运作,是基于基金投资之上的,重点在于依据大类资产配置策略和基金经理精选策略,通过”排兵布阵”,构建合理的基金组合,这也好比是像组建一支球队,将精选的基金经理安排在合适的前锋、中场和后卫位置上,投资的工作相对完成了一大半。守正方能出奇,将追求稳健的回报做好并坚持下去,相信会有意想不到的成果。将投资和追求回报的眼光都放得长远一些,把大类资产配置问题持续地做好,力求做到极致,距离良好的收获期就会越来越近。”梁珉表示。

“通过大力发展第二和第三支柱来弥补养老缺口具有很强的紧迫性。”胡风认为,养老金替代率一般要达到70%,养老生活水平才可以维持在退休前的水平。但国内的养老金替代率已长期低于国际警戒线的50%水平(据社科院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介绍,近年我国养老金平均替代水平约为45%。)“公募应该把养老产品线丰富起来,让投资者能在不同风险类别的资产中进行更好的配置。”

梁珉进一步表示,“建信优享稳健养老目标FOF力求在资产端将投资的范围分布得更广,同时对一些短期波动忍耐程度更高。所以未来如何将基金组合处理得更精准,是我最重要的一项工作。”

记者获悉,在一周年之际,公募依然在持续布局养老基金产品,以进一步丰富产品线。比如,此前已推出“银华尊和养老2035”的银华基金,将在近期联袂发行三只新的养老FOF产品,目标日期最长可涵盖到2040年。值得一提的是,这三只新基金均为“发起式基金”,即在募集期内银华基金将运用固有资金各认购至少1000万元并持有至少3年,体现出明显的“与投资者风险共担”特征。

对于后续建信优享稳健养老目标FOF发行成立后采取的建仓策略,梁珉表示,对于权益端资产的配置将尽量分散,不过度依赖择时;对于固收端资产的配置,也要考虑到和权益端的资产配置形成对冲,比如会部分参与长久期的利率债。梁珉认为,如果把大类资产的分散性投资做好、把资产内部阿尔法来源的收益分配好、再把股债间的结构调整好,拉长时间周期来看还是相对稳健的投资组合。

另外,胡风说到,税收递延政策会是一个很好的推进点。“若能像买保险那样,买养老FOF基金也能有一定的免税额度,持有人的接受度会大大提升。”

现在是较好的播种阶段

2018年5月1日,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在上海、福建与苏州工业园区展开试点。业内人士预计,如果公募也能纳入个税递延商业养老账户投资范围,未来将会有效提升养老FOF基金的市场接受度。

梁珉介绍说,建信基金养老目标基金的投资管理团队即为公司FOF投资管理团队,由7位成员组成,包括3位投资经理和4位研究员,能力形成互补,分工明晰,所以投研基础很扎实。由于整个团队从2015年就开始筹备FOF产品,在三年时间里一起沟通交流,彼此理念认同,因此研究成果转化为投资的结果更为顺畅。

“我们团队一直有一种共同创业的感觉,团队的文化就是在大家充分讨论的基础上得到一个最终的结果。这也像雷·达里奥《原则》里所说的,希望给每个人有一个权重,最后将所有专家的权重汇总起来得到一个可以依据的结果。”

谈到投资风格,区别于大多数基金经理对方法论的推崇,梁珉认为这与信仰和哲学有关。“我是学金融数学的,还是相信《黑天鹅》作者塔勒布所描述的,金融市场本身就是一个偏随机的复杂系统。身处其中要减少认知的偏误,即执着的自我认可,把运气当成能力的谬误。我最信奉的投资风格就是抓住核心问题,用一些简单、明了、精干的原则去实现一个投资目标,这样就可以了,这也是我们团队一直奉行的东西。”梁珉表示。

展望后市,梁珉认为,从中长期来看,股票资产性价比最高,但短期存在一些不确定性。“我觉得最脆弱的不是宏观经济而是情绪,但如果长期看好,在当下做好合理的资产配置然后静待收获,现在就是较好的播种阶段。”

王锐:

量化精选基金 严控组合风险

作为首批运作FOF产品的团队,由于前期准备充分,建信基金FOF投资团队在实际运作方面进展较为平稳。团队核心成员王锐表示,无论是量化投资体系还是基金精选的策略都基本起到了预期效果。

“建信福泽安泰混合FOF成立伊始的运作理念就是将产品的回撤和波动尽量控制在5%以内。回顾其成立后的运作历程,基本上实现了既定的回撤与波动率目标,这与应用量化投资模型严格控制组合风险与基金优选密不可分。”王锐表示。

王锐告诉记者,量化投资体系在建信福泽安泰混合FOF运作期间根据市场变化不断升级,对于大类资产配置和择基的策略都有所优化。后续将投入运作的养老目标基金也将在量化投资的体系下进行投资运作并更注重对风险的管控,着力打造更加稳健、风险收益比更出色的产品。

此外,王锐认为,基金精选的策略也起到了较为重要的作用。“我们的策略是结合量化模型与定性研究诊断基金的投资风格,并在同风格内择优配置。从目前的投资结果来看,组合中的绝大部分基金获取了相对市场的超额收益。基金精选策略通过持续的量化评估与投后跟踪,会逐步将业绩波动率大的基金产品从投资组合中剔除,保留业绩波动率小的基金产品,并引进更多的绩优基金。2018年剩余的投资时段及未来,我们会根据市场变化持续地优化基金组合并力求在FOF的投资组合中纳入尽量多的绩优基金。”

曾长期在美国从事基金组合管理工作的王锐对养老金组合管理十分熟悉,在他看来,中国和美国的投资经理在投资策略上应该是相近的。区别主要在于两方面,首先是产品本身,国内目前可供大类资产配置的标的真正意义上只有A股、债券、黄金、港股四类,国外市场上可供选择的资产种类更加丰富;其次是税收配套,在这方面国内刚刚起步,机制还有待细化和完善。“涉及投资本质,我认为区别不大,大家用的都是类似的方法,以多元资产配置和组合风险管理作为基本策略。”

对于养老目标基金的投资运作,王锐表示从国内的投资习惯来看,大部分人在心理上对养老产品的预期还是希望波动更小。所以会在仓位管理上更加严格一些,以更加稳健和安全的方式起步。王锐表示,在养老目标基金具体投资的过程中应更重视组合的风险收益特征与持有人的风险偏好的长期匹配,通过配置上的工具化、模型化、平台化,把整个组合的风险收益特征锚定在投资人可接受的范围内,同时通过底层精选出优秀的基金经理,在牛市尽量跟上市场涨幅,在熊市的时候降低风险,减小波动回撤,这样的话整个组合长期会有不错的风险收益比。

聚焦到对FOF中基金产品的选择,建信基金对于基金经理的精选采用是“两条腿走路”的方式,既有量化初筛又有定性确认。“定量筛选起到的作用是通过多个指标进行多维度筛选,在此基础上我们再通过定性调研的方式做二次确认,这样我们对基金经理的认知更加立体、更加丰富,结论也更准确。”

王锐认为,公募FOF具有一定优势,尤其体现在战略资产配置和基金精选的层面上,随着制度的不断完善,公募FOF的投资范围也会扩充到更多领域。

同时,王锐也呼吁对FOF产品的业绩考量应当更加理性,产品的表现是由先天的风险收益属性决定的,与其他类别的基金产品不具可比性。

国内公募FOF起步不久,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完善自身。王锐认为,未来公募基金将逐步推出全产品线FOF,让FOF的产品类别更加丰富,让不同风险偏好的投资人有更多的选择标的。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