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高调表示看好“互联网金融”的沈南鹏,却投出了一家“非法吸储”的“伪网贷公司”。  日前,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发布了一则情况通报:8月14日,该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上海厚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立案侦查,对首席执行官陆泳、副总裁佘培彦等23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封相关涉案资产。  天眼查显示,厚本金融于2014年12月1日注册,注册资本3060万元。前两大股东为上海厚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北京红杉信远股权投资中心,分别持有42%、40%的股份。其中,北京红杉信远股权投资中心正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旗下的创业基金,于2015年4月以A轮投资方的身份进入厚本金融。  针对“厚本金融案”的定性,官方通报为,其在未取得国家相关金融资质许可的情况下,通过公司线上理财平台,向不特定社会公众非法吸收存款。  目前,厚本金融的官方网站已无法访问。记者获悉,该公司的主要业务为个人网贷。警方表示,该平台所涉资金均属涉案资金,所涉借款人应依法履行还款义务。同时,要求上述平台借款人将还款本息依法汇入公安机关指定的涉案赃款退款账户。  一名接近厚本金融的人士向记者透露,红杉中国去年便有意退出,要求厚本金融原价回购其所持股份。  入股厚本金融,并非是红杉中国首次进军互金领域。据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2年前后,红杉中国便投资了互金平台——拍拍贷。此后,包括大数金融、手机贷、买单侠等在内的多家互金公司均对外宣称,曾获红杉中国入股。

大奖网登录 1

大奖网登录 2

摘要
据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官方微博发布的《“厚本金融”案件侦办情况通报》称,8月14日,上海浦东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上海厚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厚本金融)立案侦查,对公司CEO陆某、副总裁佘某等23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封相关涉案资产。

出品|三言财经

9月10日晚间,上海警方通报了上海厚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侦查的情况。

近日,有消息称,多名厚本金融案受害者在上海恒隆广场和北京华贸中心“举牌维权”,而这两个地点正是红杉资本办公所在地。

据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官方微博发布的《“厚本金融”案件侦办情况通报》称,8月14日,上海浦东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上海厚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厚本金融)立案侦查,对公司CEO陆某、副总裁佘某等23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封相关涉案资产。

网传图片显示,维权者们手举着写有“还我血汗钱”等标语,“红杉”和“厚本”的字样异常显眼。

官网显示,该平台运营天数1744天,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平台累计借款人数量为54,831人,累计交易笔数54,988笔,累计交易总额约35.25亿,借贷余额近11.8亿元;累计出借人数192243人,当前仍有出借人数15912人。工商信息显示,厚本金融高管不少出身自美国第一资本、汇丰银行、阳光保险集团等国内外一流金融机构,且股东中隐现红杉资本中国旗下投资公司身影。

而之所以采取举牌维权的方式,有投资者发文称,红杉资本并没有正面出来回应投资者的诉求。

涉案网贷平台背后隐现明星投资公司

据悉,2019年8月,浦东经侦以涉嫌非吸为由,对厚本金融立案,陆泳、佘培炎等股东及高管均被抓。

早在今年8月初,厚本金融被传接受警方调查,引发业内震惊。这家平台的高管团队,不少出身自美国第一资本、汇丰银行、阳光保险集团、平安等国内外一流金融机构,且股东中隐现红杉资本中国旗下投资公司身影。

厚本金融被查后,维权者也将矛头对准了厚本金融背后的明星投资机构红杉资本。

官网介绍,厚本金融成立于2014年12月,厚本金融创始人兼CEO陆泳曾在CapitalOne(即美国第一资本投资国际集团)任职,与联合创始人欧阳君和佘培彦共同有平安集团和阳光保险集团从业背景。

资料显示,上海厚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于2014年12月1日注册,注册资本3060万元。

天眼查显示,厚本金融工商登记的主体为上海厚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实缴资本3060万元,法定代表人与实控人为陆泳;2014年12月,厚本金融曾获得北京红杉信远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A轮融资。当前,陆泳控股的上海厚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是厚本金融的大股东方;而位列第二的是北京红杉信远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40%。

前两大股东为上海厚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北京红杉信远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分别持有42%、40%的股份。其中,北京红杉信远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正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下称“红杉中国”)旗下的创业基金。

天眼查股权穿透信息显示,北京红杉信远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疑似实控人为周逵。红杉资本官网显示,周逵系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北京红杉信远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工商注册电话即为红杉资本官网联系电话。

红杉资本曾投资多家P2P公司

事实上,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早有布局。据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王恺在2017年末的受访报道显示,2014年前后,红杉中国基金集中布局十余家公司;此时,内部投资团队趋向成熟,又恰逢创业公司数量呈现爆发式增长;红杉一举投下厚本金融、融360、拍拍贷、随手记、我来贷等等。

高管王恺在厚本金融中担任董事

图片来自当时受访报道

红杉资本中国作为顶级投资机构,被视作中国投资界的神话。

官网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平台累计借款人数量为54,831人,累计交易笔数54,988笔,累计交易总额约35.25亿,借贷余额近11.8亿元;累计出借人数192243人,当前仍有出借人数15912人。

曾投资过阿里巴巴、京东、唯品会、美团点评、今日头条、滴滴出行、大疆科技、快手、大疆、德邦物流等多家明星公司,甚至可以说投出了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当前厚本金融官方联系电话已无人接听。据此前厚本金融前员工接受腾讯一线记者采访时称,“官微今年5月就没更新了,运营基本都离职了”。上周有媒体探访厚本金融位于上海浦东的办公地址,已经人去楼空。

沈南鹏作为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也是红杉中国的创始及执行合伙人。今年4月,福布斯公布了2019年“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沈南鹏再次拿下全球第一,在中国投资圈极具威望。

记者注意到,在8月23日,已有百余名厚本金融受害投资人成立维权微信群;据投资人透露,厚本金融从去年4月开始大范围遣散业务团队,今年5月开始拖欠员工薪资,房租物业费拖欠,贷后团队的工资也拖欠。

红杉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布局很早。沈南鹏曾表示,红杉中国在11、12年的时候就开始布局互联网金融,希望能打造生态体系,满足新金融崛起以后所需要的各种产品和服务。

平台合作履约险的财险公司踩雷?

2012年,红杉对拍拍贷进行了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随后又参与了拍拍贷B轮、C轮融资,在2017年11月,拍拍贷于纽交所登陆上市。

数周之前,已有网传一张厚本金融客服统一回复的截屏图显示,“目前厚本在接受调查,据悉是中华方举报。”同时,对于APP访问服务器等问题,该回复显示,“技术昨晚有处理修复好。但访问量持续增长,后面可能还会有异常”。这张截图里的举报方“中华方”,即厚本金融战略合作方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即“中华财险”)。

2014年是互联网金融爆发之年。当年10月,融360完成D轮10亿融资,红杉资本出现在投资人名单中。在2017年,融360成功登陆纽交所。

官网显示,厚本金融与中华财险建立战略合作,由中华财险提供“借款人履约保证保险”。此前信息显示,厚本金融旗下理财产品包括厚优选以及厚保宝,其中,厚保宝宣称是由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担保产品,去年5月21号就上线了上线首日即售罄。

此后,红杉在互联网金融的生态布局逐渐铺开,借贷、基础设施、金融服务集团、财富管理、互联网证券均有涉及。

按厚本金融官网的公告,厚本金融于2018年7月中旬宣布与中华联合财产建立合作,由中华财险提供“借款人履约保证保险”。当借款人未按照与出借人签订的借款协议约定履行还款义务时,逾期本金及利息由中华财险对出借人进行全额赔付。

在P2P借贷领域,除了拍拍贷,红杉还投资了即科金融、手机贷、我来贷、大道金服等,厚本金融也包括在内。

然而,在该平台投资人提供的“中华财险声明函”中,却并没有“全额”字样。一份盖章日期为8月20日的中华财险声明函显示,该保险公司就“个人借款+保证保险”与厚本金融长期合作;对符合该公司既往惯常的核保政策的借款人,将保证履约,声明函原文为“对于符合我司既往惯常的核保政策的厚本金融平台的借款人,我司将会承保保证保险”。

另外,厚本金融在对外宣传中,也极力强调被红杉投资过。

那么偿付比例,即本息全额偿付还是按比例进行偿付?据中华财险方面称,“中华财险方面,目前正在配合警方做案件的相关调查取证工作,待有关部门查清全部事实、理清责任后,中华财险将依据保险合同、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后期具体的赔付问题,等我们保险公司对出借人的保单进行核实后,会如实告知出借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2014年厚本金融获得红杉资本中国的A轮融资,而此后厚本金融并未有其他轮投资到手。

据警方9月10日通报,经查,“厚本金融”在未取得国家相关金融资质许可的情况下,通过“厚本金融”线上理财平台,向不特定社会公众非法吸收存款;目前,案件在进一步侦查中。后续,厚本金融超过11亿元的借贷余额、涉及近1.6万人,究竟该由谁来兑付,都仍然是问号。

2015年4月,厚本金融注册资本从60万元增加至100万元,红杉资本中国旗下创业基金成为厚本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0%,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王恺也随之成为厚本金融董事。

厚本金融团队大部分有金融背景。三位高管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都曾在平安集团或平安旗下分支机构有过工作经验。

创始人兼CEO陆泳曾任职美国第一资本银行、汇丰银行、美国银行等金融机构,从事数据和风险管理;联合创始人佘培彦则拥有15年企业级系统交付和运营管理经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欧阳君也精于信贷销售队伍和后线管理团队的架构搭建及管理。

据公开报道,此前厚本官网显示,截至6月30日,厚本金融累计成交金额127.46亿元,借贷余额为11.80亿元,当前出借人数1.59万人,当前借款人数4.25万人,逾期数据为0。以此来看,厚本金融案涉及投资者近1.6万,影响范围不可小觑。

此外,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王恺还在上海诺亚易捷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等不少互联网金融公司担任董事。据报道,诺亚易捷运营的诺亚财富旗下智能投顾平台财富派疑似停摆。

厚本金融被查后,在厚本金融无法清偿时,部分投资者将矛头转向了红杉资本。

厚本金融案部分受害者将矛头指向红杉

红杉作为厚本金融的第二大股东,高管在厚本金融也担任了董事职务,有受害者提及此前出台的关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国十条”规定,认为红杉应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了解,2018年,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会议,研究拟订风险应对举措。

其中一项举措是“压实网贷机构及其股东责任。已退出机构要依据破产法、公司法及有关监管要求制定清盘兑付方案,股东依法负连带责任,有关部门监督执行,切实提高债务清偿率。

据此,有受害者指出,红杉在厚本金融中不仅是投资方,还深度参与了厚本的经营管理,认为在厚本金融无法完成清偿时,红杉作为股东企业必须对缺口部分进行补足,履行其应有的连带赔偿责任。

部分受害者提出了以下几点理由:

1、厚本金融平台的成立是基于红杉的提议;

2、厚本跟中财的合作是红杉撮合的;

3、红杉派员参与厚本的决策机构董事会,对厚本经营有建议权甚至是决策权;

4、红杉出借过1亿给厚本缴纳中财的保费,后来被抽借了。

据公开报道,厚本金融曾宣布与中华联合财产建立合作,由中华财险提供“借款人履约保证保险”。当借款人未按照与出借人签订的借款协议约定履行还款义务时,逾期本金及利息由中华财险对出借人进行全额赔付。

而在今年8月厚本金融传出被警方立案的消息后,就曾有一张疑似厚本金融客服统一回复的截屏在网上流传,该回复称“目前厚本在接受调查,据悉是中华举报”。

当然除了红杉高管在厚本金融中担任董事外,关于厚本金融是否为红杉提议成立、厚本金融与中财的合作细节等,还没有定论。

与此同时,有受害者向红杉发起了更加尖锐的十问,涉及厚本金融案的前前后后,等待着解答。

目前,红杉资本暂未对此回应。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