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不休的货币基金收益率开始止跌回升,时隔半年后,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再度站上2.5%。

李树超/制表官兵/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李树超  新年伊始,跨年期间收益率一度高企的货币基金显出疲态。最近一周,货币基金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从3.51%降至3.25%,短短几个交易日收益率下滑26个BP。  业内人士认为,在短端利率下行、货币政策宽松的市场预期下,货基收益率进入下降通道,预计到1月底时,货币基金甚至难以保住3%的平均收益率。  货基平均收益率  跌至3.25%  宝宝类货基收益在跨年期间迅速升温,但还没暖热太久,短端市场便已疲态尽显。  公开市场数据显示,截至1月8日收盘,大部分期限的Shibor利率已快速转冷,而且短端利率跌幅大于长端利率。自1月4日以来,隔夜Shibor连续4个交易日大跌,1月8日报收1.41%,5个交易日利率猛降114个BP,创下2015年7月28日以来新低;1周、2周、1个月、3个月期限的Shibor单日下跌10.3、5.4、8.4、4.8个BP,分别报收2.37%、2.49%、2.83%、3.09%;6个月、9个月、一年期Shibor分别也下行2.7、3.1、3.5个BP,目前利率分别为3.21%、3.38%、3.43%。  再看逆回购情况,进入2019年以来,经过跨年行情的28天逆回购利率开始量价齐跌:截至1月8日收盘,上交所期限28天的质押式国债回购利率为3.05%,比去年12月末4.45%的最高点回落140个BP;同期,深交所期限28天的质押式回购利率也从前期高点下跌了143个BP,以2.93%报收。  北京一家大型基金公司货币基金经理分析,短端利率的快速下行与近期的降准密切相关。跨年后商业银行关键节点的考核因素消退后,市场降准的一致性预期兑现,资金面也走向了极度宽松的状态。  上述基金经理透露,据其了解,目前基金投研人员预期基本一致,今年定向降息预期大于全面降息,未来货币政策将进入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传导阶段,目前的低利率水平有可能是定向降息的前奏。  今年1月4日,央行表示,为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优化流动性结构,降低融资成本,央行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同时,今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不再续作。根据公告,此次1个百分点的全面降准将释放约1.5万亿的流动性。  短端利率下降的直接影响是货基收益率的应声下跌。  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7日,全市场货币基金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为3.25%,比2018年末的3.51%已经下降了26个BP,但相比去年12月中旬3%以下的平均收益率仍旧具有一定的竞争力。  “去年央行是在适当调控银行间的利率水平,而目前低利率持续一周而没有出现调控实属罕见,银行利率这么低,不排除央行在为定向降息做准备的可能性。”前述北京货币基金经理说。  谈及与货基收益率密切关联的货币政策环境,一位中型基金公司固收总监认为,去年上半年两次降准后,市场对央行货币政策转向存在争议,市场对宽松的预期基本达成一致,短端资产价格下行也导致短债等基金收益率水涨船高,货基收益率则开始不断下台阶。  “预计到今年1月底货基的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可能会跌破3%。”上述货币基金经理说:“在宽松的环境中,未来货基收益率还会在下台阶的道路上走下去。这一是因为市场预期货币政策极端宽松态势形成,短端利率也到达了低点;另一方面,跨年期间市场资产都在密集建仓,虽然目前收益率变化不明显,但预计到1月底时将传导到货基收益表现上,未来或呈现整体下台阶的情况。”  去年底货基规模7.6万亿  4个月缩水1.36万亿  事实上,去年下半年以来,货基收益率就已经开始跌跌不休,货币基金也出现大规模净赎回。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货币基金总规模为7.59万亿元,结合基金业协会的数据对比可以发现,虽然这一数据比2017年末6.74万亿元的总规模增长了8531.84亿元,同比有12.7%的增幅,但相比2018年8月末的8.95万亿元规模高点已经萎缩了1.36万亿元,缩水幅度高达15.2%。  从协会数据看,货币基金规模在2018年年初突破7万亿元“大关”后,势如破竹,不断上行,并在去年8月底达到8.95万亿元,非常接近9万亿关口。然而,8月份以后及后来的四季度,货币基金规模转入下降通道,并在2018年末跌破8万亿关口,目前总规模不足7.6万亿元。  谈及货基规模四季度以来不断下行的原因,上述货币基金经理分析,去年四季度以来货基规模持续萎缩,首要原因是货基收益率不断下台阶,与市场上具有债券杠杆的短债、中长期债券的收益相比差距在拉大,导致货基吸引力下降;第二,银行等机构在年末、季末、节假日都会有固定的流动性考核,货基中的机构资金回流银行系统,导致资金净赎回;第三,资管新规后,包括银行在内的资管机构都在发行类货基性质的公募产品,短债基金等相似产品都对货基的市场需求形成分流和替代效果。“总体来说,目前机构资金的风险偏好仍处在低位,资金在流动性和收益性之间权衡,风险收益和流动性介于货基和中长期债基的短债,为类似风险偏好的资金提供了多样化选择,这也让货基的持续高增长难以为继。”  上述固收总监也认为,在严监管、收益率下行以及替代产品增多的情况下,货基规模的高速增长势头或将告一段落。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年末效应导致的流动性阶段性紧张,短端资产明显上调是货基收益率近期上行的重要因素,预计收益率攀升的态势将会“昙花一现”,未来可能再次下台阶。

货基收益率止跌回升

数据显示,截至12月20日,331只货币型基金(A、C份额合并计算)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为2.54%,这是继今年6月份后全市场货基月度收益率再度站上2.5%以上。相比今年8月末2.36%的月度低位,收益率上升了18个BP。

“从历史季节性来看,往往年末货基7日年化收益率会有一个比较明显的上冲。”鹏扬现金通利货币基金经理王莹莹分析,公募货币基金配置的资产主要是1年以内的利率债、高等级信用债、同业存单、银行间或者交易所的回购以及银行存款等,这些短端资产在年底往往会有明显的上调,使得货基的收益率有所上浮。

北京一家中型公募固收基金经理认为,年末货基收益率上升有几方面原因,首先是季节性因素,货基收益率与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息息相关,当流动性收紧时资金价格相应走高,而年末是流动性最为紧张的时点,会导致货基收益率季节性回升;其次,近期市场对库存周期、工业企业利润改善、基建发力等都讨论较多,经济弱企稳的预期不断升温,在此影响下债券收益率普遍有所上行,对货基收益率有一定拉动作用。

据记者统计,2018年初,全市场货基7日年化收益率高达4.73%,当年年底收益率跌至3.47%。进入2019年,货基收益率跌跌不休,很快就跌破3%,此后2.8%、2.6%、2.4%相继破位,在今年8月份创下2.36%的低点,呈现逐渐下台阶的态势。在年末的翘尾因素下,货基收益率再度站上2.5%以上。

收益率难持续攀升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货基收益率攀升的态势难以持续,未来很难维持在高位。

王莹莹认为,货基收益率走势主要与货币市场利率比较一致,对货基收益率的判断可以从短端利率的走势分析入手。短端利率直接取决于央行货币政策的态度和操作。今年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未提收紧货币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珍惜正常货币政策空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货币政策态度从“稳健适度”改为“灵活适度”,强调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等。从上述官方表态可以看到,在稳增长和降成本的任务下,货币政策收紧概率不大,合理推测短期内货币类资产收益率中枢水平不太可能大幅上扬,对应的货基收益率在年末效应过后,也不存在收益率不断攀升的基础。

北京上述中型公募固收基金经理也认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降低社会融资成本,这要求银行自身资金成本不能抬升,甚至有所调降,因此,“货基收益率不断攀升的态势延续性不强,待跨年结束后,货基收益率可能会再次下台阶”。

事实上,近年来在货基严监管和收益率不断下行市场环境下,货基规模也持续萎缩,截至2019年10月末,335只货基总规模7.11万亿元,比去年8月末的规模高点萎缩1.84万亿元,缩水20.51%。

年末货基收益率回升,货基规模不断缩水的下跌势头能否止住?

王莹莹认为,虽然货基收益率回升,但规模很难趋势性上升。一方面,货基收益短期不存在不断攀升的基础;另一方面,货基替代类产品如短债基金、短期限定开债基的发行,也会挤占货基的市场份额。只有未来看到货币政策转向,货币市场利率走高,现金资产收益率上行,货基规模重拾升势的可能性才较大。

北京上述中型公募固收基金经理也认为,2020年是资管新规过渡期最后一年,货基作为资管的一个品种,监管方面未出现放松;另一方面,货基收益率季节性走高是没有持续性的,收益上没有足够竞争力,规模也很难重拾升势。

(责任编辑:DF395)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864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热门]免费查看板块强弱指标紧急抄底获取超跌股主力逆势布局的奥秘(附股)[关注]捕捉还原主力交易现场低风险套利机会出现买热门基金申购费率全面1折
您可能感兴趣 焦点 股票 全球 港股 美股 期货 外汇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热搜 ST概念股活跃 布局区块链概念 创业板一哥易主
A股跨年行情开启 掘金低价股 掘金滞涨白马股 京沪高铁将上市 昨日跌停
新一轮降准要来了 昨日涨停 汽车整车板块领涨 连跌3天的股票 创3年新低的股票
基金排名战打响 主力资金护盘邮储银行 连涨3天的股票 连续涨停的股票
涨幅5%的股票 3D打印活跃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