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住不炒”定位   群众住得更舒适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会长 冯 俊
  房地产业的发展,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对于改善群众居住条件、改变城市面貌、完善要素市场、促进经济发展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伴随着产业的发展,也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比如在房地产广告中,一度非常流行“投资佳选,增值良房”这样的用语,其实是背离了房屋首先是用来住的这一根本属性。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房地产业发展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人民群众对美好居住的向往,才是房地产业发展的动力。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强调住房的居住属性,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这需要整个产业的从业者牢记。
  今年年初,一些房地产企业又出现了“怕踩空”“抢风口”的情况,我们及时提醒会员企业,要认真学习领会房地产相关政策,脚踏实地为改善人民群众的居住条件提供好产品、好服务。
  目前,人民群众的住房需求还是很旺盛的,既有从农村转移出来的人口的住房需求,也有改善居住条件的需求,这些都是房地产企业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需要认真完成的任务,要努力让人民群众住得更舒适、生活更幸福。
        共有产权房   安居工程更过硬
  北京市丰台区建筑行业管理处主任 张小玲
  这一段时间,我没少往丰台区南苑乡的“槐新雅筑”小区工地上跑。这是丰台区第一个共有产权住宅项目,在建的3栋478套住房即将封顶。作为保障房工程管理部门,我们一方面要确保工程进度,让更多刚需群体早日住上新房;另一方面要坚持把建筑质量和工程安全放在第一位,真正把保障性安居工程建成放心工程、舒心工程。
  北京的共有产权房新政策是从2017年起实施的,总结了以往经适房、自住房等经验。区别于此前的各种政策性住房,共有产权房申请分配的“硬杠杠”更多,能“筛选”出真正的刚需家庭,不仅要求名下无房,还要求没有买卖记录,同时后期管理规则也更严更细。
  以“槐新雅筑”为例,这个项目的房屋产权由购房人持有60%的份额,政府持有40%份额。5年内,购房人不允许转让房屋产权份额,5年后,可按市场价格转让,但转让对象只能是其他符合条件的家庭,这意味着共有产权房始终在符合申购条件的刚需家庭之间循环,让“炒房客”没有投机空间,有助于满足更多无房家庭住房需求。
  为了解决“新市民”住房困难,我们会同房管部门还从这个项目总房源中拿出96套,面向非京籍无房家庭配售。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从河北来京创业的唐歆成为首批受益者之一,她告诉我:“能在北京四环附近拥有自己的房子,真是做梦也没想到。”作为政策执行者,我们倍感欣慰!
        住房制度改革   千家万户更宜居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所所长 王 微
  住房改革和每一个家庭都息息相关。住房制度改革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继实行了40多年的住房实物分配之后,老百姓有了通过市场解决和改善住房条件的可能性,也可以在政府的支持下更有效解决住房困难问题。
  住房制度改革实施20多年来,我们看到的变化就是住得更加宽敞了,房屋质量提升了,基础设施配套改善了。想想过去的住房是什么样?即使是城市里也有不少的大杂院、筒子楼,有些住房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厨房。现在呢?独立的厨卫早已经是每一套住房必备的设施,而且住宅装修越来越现代,花园绿化几乎成了小区标配,还出现了绿色住宅、智慧小区等更高质量的住房,宜居生活离我们越来越近。
  一个个家庭居住条件越来越好,折射出的是国家住房制度的顶层设计不断完善。我国推进住房制度改革,并没有将解决住房问题简单地推给市场,而是一方面有步骤、有措施地建立起住房市场化的制度,比如公积金制度、住房贷款体系等。另一方面,不断加强对房地产市场的规范和监管。比如通过施工许可证、预售资金监管等制度,来保障房屋质量和交易安全。
  更为重要的是,针对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难问题建立起住房保障制度,保障性住房以及棚户区改造工程已覆盖全国20%多的人口。
        租购并举   城市发展更温暖
  浙江省温州市房屋交易与产权管理中心主任 黄 齐
  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温州市启动城镇居民住房特困户评议,评议标准是人均居住面积2平方米以下。当年我还在基层房管所工作,为了公正评议,老所长带着我一起深夜入户调查。我们爬上阁楼数睡觉的人数,把有限的住房资源分配给城市最困难的群体,常常为无法解决更多的住房困难户而着急。
  近年来,城市人口流动进一步加快,以满足户籍人口居住需求和以售为主的住房供应体系,渐渐跟不上城市新增人口和产业集聚人口的需要。
  一方面,流动人口多以过渡性需求为主,对低租金小户型的需求比较旺盛。另一方面,城市家庭人口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1人、2人在异地城市生活创业成为常态,与父母共同居住的家庭越来越少。改善型需求的重点,也从单纯增加面积转向改善配套和功能。这些短板需要全方位科学均衡的房地产供应来解决。
  如今,我们的城市发展越来越有温度。买房还是租房?人们有了选择的自由。在温州的商品房市场,每年新增近1000万平方米的供应中,住房按照品质、价格进行梯度化开发,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在住房租赁市场,大力发展专项租赁用房,补齐城市住房供应体系的短板。城市的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也随着“租购同权”逐步覆盖更多群体。
  在城市产业集聚区,产业工人可以住进职工公寓;在都市核心区,有专门为城市基础服务业人员配备的安心公寓;在科创园区,有为大学生精心设计准备的科创公寓;每一位进入温州创业、就业的大学生,都可以领取长达5年的人才租房补贴。目前,温州市城镇人均居住面积达到43.9平方米,基本实现了“每户一套房、每人一间房”的目标。
        保障性住房   保障对象更踏实
  陕西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原巡视员 张 阳
  与建设相比,保障房在分配、管理上更考验政府的责任和担当。
  几年前,我在陕南走访时,遇到一位快到退休年龄的酒曲厂下岗职工,她担心自己领取退休工资后,就不再符合廉租房申请资格了,但她家的确住房困难。这种难题该如何解?
  2014年,国家实行廉租房与公租房并轨运行,难题迎刃而解。退休后符合公租房申请标准,只要按公租房的标准缴纳租金,就可以继续居住在原先的房子里。两房并轨运行,减少了收入变化的群众先腾退再申请的麻烦,又给新申请的群众带来更大的便捷性和自由度。
  保障房的管理也同样重要。保障房小区居住对象为城市中低收入群体、下岗失业人员、进城务工人员以及创业和陪医、陪学家庭等群体,人员结构较为多元,传统的社区管理模式很难保障小区的发展。
  针对这种情况,陕西省采取政府统筹、部门联动、社会组织参与的新机制,开展了“和谐社区·幸福家园”创建,实现了保障对象“住得进、稳得住、有尊严”。为使保障房小区居民舒心入住、融入社区,我们整合各类资源,把这些小区建设成为大家和谐相处的美丽家园。
     数据来源: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统计局

原标题: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住有所居

专访顾云昌:北京共有产权房是1998年房改后的又一重大创新

从“有房住”到“住得好”

文章导读:
8月3日,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发布消息,新制定的《北京市共有产权住房管理暂行办法》正式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随即被认为是给想买房又买不起房的人打了一针强心剂。

图片 1①重庆市綦江区,农民领到了公租房租赁证。陈星宇摄②安徽省庐江县青帘村实施人居环境整治,如今,村居与美景融为一体。王
闽摄③江西省万年县江源村易地搬迁安置点,孩子们在尽情玩耍。徐声高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70年砥砺奋进,70年筑梦前行,我国住房建设蹄疾步稳,住房保障体系不断完善。2018年,城乡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比1978年增长4.8倍。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2期)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完善住房市场体系和住房保障体系,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努力实现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8月3日,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发布消息,新制定的《北京市共有产权住房管理暂行办法》正式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随即被认为是给想买房又买不起房的人打了一针强心剂。

“以前住的是隔板间、地下室,现在搬进公租房,生活舒心多了!”重庆渝北区的技术工人黄书林感慨;“一室变三室,蜗居变宜居,新家住得就是敞亮!”刚入住共有产权房的上海松江居民鲍琦青格外高兴……一个个家庭发生的故事,诠释着70年来我国住房事业的历史性巨变。

共有产权住房概念早已提出,2014年4月,住建部发布《关于做好2014年住房保障工作的通知》,北京、上海、深圳、成都、淮安、黄石等6座城市为共有产权住房试点城市。

住房关系千家万户的安居乐业。新中国成立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住房事业,大力推进住房建设,人民群众居住条件大幅改善。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完善住房市场体系和住房保障体系,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努力实现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今年4月,住建部等部门发布《关于加强近期住房及用地供应管理和调控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出超大、特大城市和其他住房供求矛盾突出的热点城市,要增加公租房、共有产权房供应。

这是不断深化的改革历程。从福利分房,到住房商品化,再到构建多元化住房保障体系,住房制度改革直面发展难题,在探索中前行。建立公积金制度、出台住房贷款政策、实施商品房预售管理,一系列创新举措与时俱进,完善租、售、改、补多方式,满足了各类人群多样化住房需求。房地产行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为城镇化发展的助推剂。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专访全国房地产商会联盟主席、1998年房改方案主要执笔人之一顾云昌,请他对共有产权房政策作相关解读。

这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实践。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大规模实施保障性安居工程,受益人群覆盖面不断扩大,住房保障网越织越密。公租房实现城镇低保、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应保尽保;经济适用房等配售型保障房,解决了很大一部分“夹心层”的住房难题;棚户区改造这项“暖心工程”,让上亿居民“出棚进楼”;农村危房改造,让1700多万农民住上放心房。一组数据振奋人心:到2018年底,全国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合计开工约7000万套,约2亿群众圆了安居梦。

共有产权住房的定位是保障房

这是立足长远的顶层设计。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让房子回归居住属性,我国坚持分类调控,因城因地施策,综合运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手段,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中国经济周刊》:我们该如何理解共有产权房?

70年砥砺奋进,70年筑梦前行,我国住房建设蹄疾步稳,住房保障体系不断完善。从“忧居”到“有居”,2018年,城乡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比1978年增长4.8倍。从“有居”到“宜居”,曾经的土坯房、平房、筒子楼已成为记忆,城乡居民居住在钢筋混凝土或砖混材料结构住房的户分别占到95.8%、71.2%,越来越多的人住进自己温馨舒适的家,用上现代化家电,享受现代服务,真切体会到满满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顾云昌:所谓共有产权住房,指政府提供政策支持,由建设单位开发建设,销售价格低于同地段、同品质商品住房,并限定使用和处分权利,实行政府与购房人按份共有产权的政策性商品住房。

一个拥有近14亿人口的大国,一个快速奔跑在现代化路上的大国,努力实现全体人民住有所居的目标,来之不易的巨大成就让世界瞩目!

共有产权房最大的特征是产权明晰,房屋产权由政府或者代持机构与购房人共同拥有,使用权属于购房者。

走进新时代,从“有住的”到“住得好”,我们前进的步伐将更加铿锵!

这次北京提出的共有产权房实际上是对北京保障房体系的进一步完善,使保障房体系更加规范,带有长效机制的特征,促进了保障房资源分配更加公平、合理,充分发挥改善民生和房地产市场调控双重作用。现在用共有产权房规范过去曾出现过的经济适用住房、限价房和自住型商品房等,虽然这些类型的房屋也发挥了一定的保障作用,但是不够规范,产权也不够清晰。特别是限价房,其到底是商品房,还是保障房都没有说清楚。

数据来源: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统计局

《中国经济周刊》:北京这次推出的共有产权房允许租赁,此前一些保障性住房不允许转租,其定位还算保障性住房吗?

图片 2
图片说明:图①:湖北省宣恩县沙道沟镇上洞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宋文摄图②:群众在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洪庄安置区内选号看房。王彪摄图③:浙江杭州“华丰悦居”职工公寓。龙巍摄版式设计:沈亦伶

顾云昌:关于共有产权房的定位,目前有不同的看法。因为其有特定的供应人群,而且有些限制条件,所以不完全是一种商品房。我认为共有产权住房的定位是保障房,或者说是通过市场化运作的、带有保障属性的住房。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会长冯俊

现在的住房应该分为两类:商品房与保障房。而保障房可分为两种:公租房,以及新推出的共有产权房。在保障房中,共有产权住房属于可以销售、可以出租的类型。公租房、廉租房属于可供出租的保障性住房。其实,市场经济条件下建立符合中国特色的住房供应体系,应该包含两个体系,商品房体系与保障房体系。

房地产业的发展,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对于改善群众居住条件、改变城市面貌、完善要素市场、促进经济发展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伴随着产业的发展,也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从现在的保障房体系来看,通过结构性改革,供销售的与供出租的两方面都有完善:一方面发展公租房,即通过租赁市场来完善住房供应体系,改变过去销售市场很大、住房租赁市场很小的局面;另一方面,就是为深化住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完善住房供应体系,为满足基本住房需求推出的共有产权住房政策。

比如在房地产广告中,一度非常流行“投资佳选,增值良房”这样的用语,其实是背离了房屋首先是用来住的这一根本属性。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房地产业发展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人民群众对美好居住的向往,才是房地产业发展的动力。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强调住房的居住属性,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这需要整个产业的从业者牢记。

共有产权房可以按照市场化的方式来运作,又有保障的功能。将来推行共有产权房和公租房后,我们的保障房体系就比较完整了,而且也更规范,产权性质也会更清晰。

今年年初,一些房地产企业又出现了“怕踩空”“抢风口”的情况,我们及时提醒会员企业,要认真学习领会房地产相关政策,脚踏实地为改善人民群众的居住条件提供好产品、好服务。

两大亮点:考虑“新北京人”需求;建立完善的退出机制

目前,人民群众的住房需求还是很旺盛的,既有从农村转移出来的人口的住房需求,也有改善居住条件的需求,这些都是房地产企业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需要认真完成的任务,要努力让人民群众住得更舒适、生活更幸福。

《中国经济周刊》:办法提出,满足在本区工作的非本市户籍家庭住房需求的房源应不少于30%。您怎么评价这条针对“新北京人”的规定?

北京市丰台区建筑行业管理处主任张小玲

顾云昌:这次出台的办法最大的亮点或者说创新点,是把“新北京人”放进了共有产权房的供应对象。这对一线城市和重点二线城市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这一段时间,我没少往丰台区南苑乡的“槐新雅筑”小区工地上跑。这是丰台区第一个共有产权住宅项目,在建的3栋478套住房即将封顶。作为保障房工程管理部门,我们一方面要确保工程进度,让更多刚需群体早日住上新房;另一方面要坚持把建筑质量和工程安全放在第一位,真正把保障性安居工程建成放心工程、舒心工程。

过去保障房中的公租房、经济适用房、自住商品房等,主要考虑的是户籍人口。统筹考虑非本市户籍家庭住房需求,一是跟我国城镇化目标相契合。我国城镇化的目标之一就是农民工的市民化,如何解决非户籍人口和户籍人口享有同等权利,让新市民“北京化”,这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二是考虑到精英、高端人才的流动。一些高端人才想来北京工作,却由于房子问题受阻,现在二线城市在抢人才,北京既要转移一部分非首都功能和人口,又要吸引人才。

北京的共有产权房新政策是从2017年起实施的,总结了以往经适房、自住房等经验。区别于此前的各种政策性住房,共有产权房申请分配的“硬杠杠”更多,能“筛选”出真正的刚需家庭,不仅要求名下无房,还要求没有买卖记录,同时后期管理规则也更严更细。

《中国经济周刊》:在转让规则上,共有产权住房购买5年后,可按市场价格转让所购房屋产权份额。您怎么评价共有产权房的退出机制?

以“槐新雅筑”为例,这个项目的房屋产权由购房人持有60%的份额,政府持有40%份额。5年内,购房人不允许转让房屋产权份额,5年后,可按市场价格转让,但转让对象只能是其他符合条件的家庭,这意味着共有产权房始终在符合申购条件的刚需家庭之间循环,让“炒房客”没有投机空间,有助于满足更多无房家庭住房需求。

顾云昌:共有产权房的推出,是对住房制度改革的一次深化,是对保障房制度的一种完善和创新,有完备的进入和退出机制,可操作性比较强。完备的进入和退出机制是《办法》的另一个亮点,房屋的产权更加清晰,进入和退出都更加规范。个人购买共有产权房后,大部分产权是个人的,另外部分产权是代持机构的,但房本上会写明“共有产权”。

为了解决“新市民”住房困难,我们会同房管部门还从这个项目总房源中拿出96套,面向非京籍无房家庭配售。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从河北来京创业的唐歆成为首批受益者之一,她告诉我:“能在北京四环附近拥有自己的房子,真是做梦也没想到。”作为政策执行者,我们倍感欣慰!

房屋可以出租,也可以在5年过后按照市场价格销售,比如你有70%的产权份额,出售时房屋价值300万元,你将获得210万元,你购房时或许只出资180万元,5年后就净赚30万元。也就是说,共有产权房跟商品房一样能够保值增值,这是1998年房改方案之后的又一重大创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所所长王微

推出共有产权房不会影响商品房价格

住房改革和每一个家庭都息息相关。住房制度改革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继实行了40多年的住房实物分配之后,老百姓有了通过市场解决和改善住房条件的可能性,也可以在政府的支持下更有效解决住房困难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共有产权房推出后,其对北京商品房的房价会有什么影响?

住房制度改革实施20多年来,我们看到的变化就是住得更加宽敞了,房屋质量提升了,基础设施配套改善了。想想过去的住房是什么样?即使是城市里也有不少的大杂院、筒子楼,有些住房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厨房。现在呢?独立的厨卫早已经是每一套住房必备的设施,而且住宅装修越来越现代,花园绿化几乎成了小区标配,还出现了绿色住宅、智慧小区等更高质量的住房,宜居生活离我们越来越近。

顾云昌:商品房和保障房是两个不同的市场,是两种不同的人群在购买不同的房子。这就如同到国际品牌店买衣服和到批发市场买衣服,价格是不一样的。商品房的价格完全取决于商品房的产品和消费者之间的供求关系,房价上涨是由于供不应求造成的。而需求有刚性需求、改善性需求和投资、投机性需求,现在抑制的是投资、投机需求,对改善性需求也有一定制约,比如提高二套房贷款首付比例等。所以,房价是由供应量和需求量来决定的,不要以为推出了共有产权房,就会影响商品房的价格。

一个个家庭居住条件越来越好,折射出的是国家住房制度的顶层设计不断完善。我国推进住房制度改革,并没有将解决住房问题简单地推给市场,而是一方面有步骤、有措施地建立起住房市场化的制度,比如公积金制度、住房贷款体系等。另一方面,不断加强对房地产市场的规范和监管。比如通过施工许可证、预售资金监管等制度,来保障房屋质量和交易安全。

《中国经济周刊》:共有产权房可以在中小城市推广吗?

更为重要的是,针对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难问题建立起住房保障制度,保障性住房以及棚户区改造工程已覆盖全国20%多的人口。

顾云昌:共有产权房应该说在所有的城市都可以推广,特别是在房价过高的特大城市或者大中城市最能发挥作用。因为特大城市、大城市的房价过高,通过共有产权能够降低购买的门槛,购买者有可能实际支付房价的70%、75%,或者80%,最低的还可能只有一半。实际支付比例可能根据不同的地段来定,比如中心地段房屋的支付比例可以考虑设定得低一点,但是最低不能低于50%。

浙江省温州市房屋交易与产权管理中心主任黄齐

中小城市也可以推广共有产权住房,这是我们建立完善的住房制度的一个方向。早在10年前,像江苏淮安这样的城市就试点了共有产权住房,效果还是不错的。

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温州市启动城镇居民住房特困户评议,评议标准是人均居住面积2平方米以下。当年我还在基层房管所工作,为了公正评议,老所长带着我一起深夜入户调查。我们爬上阁楼数睡觉的人数,把有限的住房资源分配给城市最困难的群体,常常为无法解决更多的住房困难户而着急。

近年来,城市人口流动进一步加快,以满足户籍人口居住需求和以售为主的住房供应体系,渐渐跟不上城市新增人口和产业集聚人口的需要。

一方面,流动人口多以过渡性需求为主,对低租金小户型的需求比较旺盛。另一方面,城市家庭人口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1人、2人在异地城市生活创业成为常态,与父母共同居住的家庭越来越少。改善型需求的重点,也从单纯增加面积转向改善配套和功能。这些短板需要全方位科学均衡的房地产供应来解决。

如今,我们的城市发展越来越有温度。买房还是租房?人们有了选择的自由。在温州的商品房市场,每年新增近1000万平方米的供应中,住房按照品质、价格进行梯度化开发,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在住房租赁市场,大力发展专项租赁用房,补齐城市住房供应体系的短板。城市的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也随着“租购同权”逐步覆盖更多群体。

在城市产业集聚区,产业工人可以住进职工公寓;在都市核心区,有专门为城市基础服务业人员配备的安心公寓;在科创园区,有为大学生精心设计准备的科创公寓;每一位进入温州创业、就业的大学生,都可以领取长达5年的人才租房补贴。目前,温州市城镇人均居住面积达到43.9平方米,基本实现了“每户一套房、每人一间房”的目标。

陕西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原巡视员张阳

与建设相比,保障房在分配、管理上更考验政府的责任和担当。

几年前,我在陕南走访时,遇到一位快到退休年龄的酒曲厂下岗职工,她担心自己领取退休工资后,就不再符合廉租房申请资格了,但她家的确住房困难。这种难题该如何解?

2014年,国家实行廉租房与公租房并轨运行,难题迎刃而解。退休后符合公租房申请标准,只要按公租房的标准缴纳租金,就可以继续居住在原先的房子里。两房并轨运行,减少了收入变化的群众先腾退再申请的麻烦,又给新申请的群众带来更大的便捷性和自由度。

保障房的管理也同样重要。保障房小区居住对象为城市中低收入群体、下岗失业人员、进城务工人员以及创业和陪医、陪学家庭等群体,人员结构较为多元,传统的社区管理模式很难保障小区的发展。

针对这种情况,陕西省采取政府统筹、部门联动、社会组织参与的新机制,开展了“和谐社区·幸福家园”创建,实现了保障对象“住得进、稳得住、有尊严”。为使保障房小区居民舒心入住、融入社区,我们整合各类资源,把这些小区建设成为大家和谐相处的美丽家园。

数据来源: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统计局

图片 3图片说明:图①:江苏省海安市高新区星海社区配建书吧等便民设施,为居民营造宜居环境。翟慧勇摄图②:甘肃省成县严河村实施易地搬迁后,群众住进了风景如画的新村。张平良摄图③:湖南省沅陵县松山边村大力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成效显着。翟宏红摄

重庆两江新区居民吕花雷

进小区刷脸,对着摄像头看一眼,门“唰”地就开了。遇到麻烦事儿,轻点手机APP,物业及时安排维修工人上门……“我们小区最大的特点就是‘聪明’,智慧小区住着就是舒服。”家住重庆市两江新区某小区的吕花雷说。

2017年,重庆两江新区启动智慧小区建设,吕花雷所在的小区成为试点,“黑科技”给小区住户带来全新的居住体验。

小区处处充满“智慧”。隐藏在草坪里的自动喷头,可根据温度、湿度喷洒,节水环保。一座座亭子里安装了蓝牙音箱、投影仪,住户可以休息聊天。更重要的是,科技为小区织牢了安全网。井盖和消防、强弱电设备都安装了传感器,有故障会自动报警,提醒工作人员及时维修。地下车库配有探测器,如果一氧化碳超标,会立即启动风机。“盗窃基本不可能,小区四处都是‘慧眼’,小偷哪有藏身之处?”吕花雷说。

在两江新区,像这样的智慧小区有30个。小区的“人、房、车、设备、环境”等都做到了可视、可查、可控。高科技当好“守门人”,住户更加舒心安心。

智慧小区充分利用物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对小区内建筑物、设备、人员等进行智能化管理。民政部印发的《城乡社区服务体系建设规划》提出,推动“互联网+”与城乡社区服务的深度融合,逐步构建设施智能、服务便捷、管理精细、环境宜居的智慧社区。

天津滨海新区居民曹晨

天蓝云净,绿荫掩映。家住天津滨海新区某小区的曹晨很喜欢在小区周围遛弯。“无论往哪个方向走,一两公里准能碰到公园,真是太方便了。”6年前,来看房的曹晨一眼就相中了这里的环境。“小区里郁郁葱葱,鸟语花香,就像是走进大花园,让人觉得舒适放松。”

小区里边“绿意”十足。“房子是装修好的,住进来发现,很多细节都体现了环保。”曹晨说,太阳能热水器绿色节能,绿色建材既能隔热又能保温,空调、暖气的温度调至适中即可,省钱又降耗。“绿色住宅可以充分享受绿色生活方式。”曹晨说,小区里分布着下沉式绿地、卵石沟、蓄水池,一块块“海绵”可吸水、蓄水、渗水。“小雨不湿鞋,大雨不‘看海’,地面一点也不坑洼,雨天也不用发愁。”

中新天津生态城建设局局长孙晓峰介绍,十几年前,这里曾是一片盐碱荒地。2008年,该小区借鉴国际水资源利用先进经验,加强中水回用、雨水收集、海水淡化。同时通过构建水循环体系,将生活废水和雨水集中处理,转化为再生水。2016年,该小区获批全国“海绵城市”试点片区,今年4月又被生态环境部列入“无废城市”建设试点。

绿色住宅是集节地、节水、节能、节材和生态环境友好于一身的住宅小区。从2013年开始,绿色建筑逐步从单体建筑走向城市新区并实施绿色生态城区建设。2014年,绿色建筑发展成为新型城镇化主要指标之一,到2020年我国城镇绿色建筑占新建建筑比重将达到50%。

辽宁盘锦市棚改户尹宗芝

今年年初,辽宁盘锦市民尹宗芝搬进了楼房,有空的时候,她喜欢从阳台向外眺望,只见一排排楼房延伸到远方,“住得敞亮,心里也畅快。”

今年44岁的尹宗芝在棚户区里窝了19年。冬季靠烧小锅炉取暖,很不方便,夏天遇到下雨天,还要垒沙袋挡水。

“2015年,听到动迁的消息,我们可激动了。”尹宗芝说,“我家住上了75平方米的房子,要靠自己挣钱,得多少年才能买到手啊!”近年来,盘锦市大力推进城市棚户区改造,累计改造超过13万户,近914万平方米房屋得到改造,新建房屋面积581万平方米,极大改善了棚改居民的居住环境。

“住在楼房里,炉灶一点就打上了火,龙头一拧就出水,再也不用惦记换煤气罐、垒沙袋的事了,心里踏踏实实的。”尹宗芝满脸幸福地说,“过年时,地热烘得暖暖的,家里精心布置一番,亲戚朋友们来串门都打心眼里为我们高兴。”

2008年全国启动较大规模棚户区改造,随后在各地各部门推动下,棚改不断加速。到2018年底,棚改安置住房累计开工达4522万套。

甘肃渭源县暖阳村贫困户马福仁

年过半百的马福仁,近来心情不错。庄稼收成好,添了小牛犊,“大丰收赶上住新房,双喜临门。”

马福仁家住甘肃省渭源县北寨镇暖阳村芦子湾社。老照片上的祖屋是当地农村常见的土坯房,泥墙灰瓦、木门小窗。马福仁说,房子岁数比他的年龄还大,几年前一场大雨,不仅把地基淹透了,还让开裂墙体更斜了。

住在危房里,全家人天天担惊受怕。“当然知道要修房子,但就是拿不出钱。”马福仁回忆。

2018年,经渭源县住建局委托第三方机构鉴定,马福仁家的房子属于危房,今年纳入了危房改造项目库。“3月开工建设,7月我们就搬迁入住了。”马福仁清楚地记得每一个时间点,“对了,6月还给我发放了危房改造项目补助资金2.2万元。”

“危房改造后终于安心了。”马福仁说,新房子建得牢,地基浇筑了圈梁,钢筋水泥都扎实得很。琉璃瓦、大窗户、防盗门,看着亮堂的房子,一家人心里也舒坦。他说,再也不为住房发愁了,干劲更足了,今后全身心地好好种地、养牛,日子一定会越过越红火。

农村危房改造工作从2008年起开展试点。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出,加快推进农村危房改造。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部门提出,全力推进建档立卡贫困户等重点对象的农村危房改造,确保到2020年如期实现贫困户住房安全有保障的目标,切实提高贫困人口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安徽蚌埠市秀水一村农民周兴生

“住公租房就是踏实!”安徽省蚌埠市的渔民周兴生结束了几十年随波飘摇的日子,离开了窄窄的住家船,住进了禹会区秀水一村小区的公租房。

说起曾经以船为家的日子,周兴生回忆:一家6口挤在十几平方米的船上,生活很不方便,最发愁的还是孩子上学放学,一来一回至少一个半小时。

就在周兴生一筹莫展的时候,安徽省推进公租房保障工作,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让渔民上岸。截至2019年8月底,全省公租房已累计竣工57.9万套,累计分配56.5万套。

“赶上好时候,上岸!”周兴生说,公租房使用面积接近50平方米,房租每月只需50多元,市里还补了四五万元的拆船费、安家费。“瓷砖、电灯、橱柜和燃气灶都装好了,就连卫生间的面盆和马桶,也不需要我操心,拎包入住就行。”

“从没想过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周兴生说,小区附近有四五所中小学,去菜市场只需3分钟,医院也离得不远。吃过晚饭,全家都喜欢去公园里散步。“居住条件好了,我们的心情也更舒畅了。”

2011年我国开始大规模建设公租房,面向城镇中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新就业无房职工和在城镇稳定就业的外来务工人员出租,并于2014年与廉租房并轨运行。公租房很好发挥了在群众住房问题中的“补位”作用,为推进新型城镇化和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发挥了积极作用。

数据来源:民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统计局

图片 4图片说明:图①:贵州省大方县奢香古镇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成为美丽乡村综合社区。罗大富摄图②:重庆市北碚区在公租房社区开办义务辅导点,为孩子们提供学习场所。秦廷富摄图③:江西省峡江县巴邱镇康怡欣苑廉租房小区里,居民享受休闲生活。陈福平张晶摄影报道图④:浙江省德清县武康街道城西村,村民们喜迁新居。王正摄图⑤:2006年辽宁省抚顺市的棚户区。陈韶华摄图⑥: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水沟寨村搬迁前旧址,目前该村农民已全部搬入新安置点。陈晓东摄

一幅幅不同时代的影像,见证了70年来百姓住房发生的历史性巨变。的确,从土坯房到筒子楼、单元房,再到如今的楼房、智慧小区,人们住得越来越宽敞、舒适,生活也越来越有品位,亿万家庭的安居梦正在变成现实。

这是情系民生的坚定行动。党中央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政府、社会、市场齐发力,大规模实施保障性安居工程,公租房“兜底”,棚改户“出棚进楼”,住房保障体系不断完善。

这是关系千家万户的温暖答卷。城镇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70年增加3.7倍,约2亿群众通过保障性住房圆了安居梦。百姓不仅实现有房住、住好房,追求也越来越时尚。如今,空调、网络、电脑等成了许多家庭的新标配,城市生活不断提档升级,乡村环境持续改善,越来越多的居民实现了由“有居”向“宜居”转变。那一张张笑脸上,写满了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走进新时代,“一砖一瓦”还在不断夯实,不仅筑起千万个温暖的家,更筑起人们奔向幸福生活的新希望……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